首页 经济论文 谈企业境外煤电项目投资

谈企业境外煤电项目投资

谈企业境外煤电项目投资摘要: 印度尼西亚是东南亚最大、贸易往来最活跃的国家,经济持续保持高速增长,快速的发展使得印尼对电力产生了巨大需求,但其相对落后的电力建设成为了制约经济发展的瓶颈。至2019年10月,印尼全国总装机容量约6500万千瓦…

印度尼西亚是东南亚最大、贸易往来最活跃的国家,经济持续保持高速增长,快速的发展使得印尼对电力产生了巨大需求,但其相对落后的电力建设成为了制约经济发展的瓶颈。至2019年10月,印尼全国总装机容量约6500万千瓦,人均装机约0.2436千瓦,相当于中国的1/3.7,西方国家的1/13.5。印尼已多次发生大面积停电和轮换停电等电力供应中断事件,对社会的发展和安定产生了不利影响。突出的电力供需矛盾和未来巨大的电力潜在需求,已经引起了印尼政府的高度重视。十多年来,印尼政府着手实施新一轮电源和电网建设规划,在缓解电力紧张方面做出了巨大的努力。此外,印尼政府在努力开发国内电力投资能力的同时,积极拓宽融资渠道,引入外资,力求在短期内扭转电力供需失衡的局面,使电力建设走上良性发展的道路。

印尼及加里曼丹五省的电力需求

印尼作为发展中国家,与邻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相比,人均用电量基数较低。目前,新加坡人均用电量约8000千瓦时/年,马来西亚人均用电量约3500千瓦时/年,而印尼目前人均用电量为1064千瓦时/年。随着未来印尼人口和经济的快速增长,印尼电力需求将保持高增长态势,新增负荷主要集中在爪哇、巴厘岛、苏门答腊和加里曼丹等印尼经济增长的中心。预计年人均用电量由2017年的1012千瓦时增加至2026年的1640千瓦时。根据印尼国家电力公司(PLN)的2017~2026电力供应规划,为满足全国约6.1%~7%的经济增长速度,印尼在2017年~2026年间将新建70千兆瓦电源,平均每年新投产7千兆瓦。对于中国企业,尤其是有实力、有优势的能源企业来说,是一个难得的历史发展机遇,是进一步开发和扩张海外能源的良好契机。加里曼丹岛地区总面积557756平方公里,下辖东、南、西、北、中五省。从加里曼丹五省2017年装机和用电负荷实际情况来看,南加省和东加省是最大的负荷中心,其次为西加省,中加省和北加省人口相对较少、负荷占比相对较低。加里曼丹五省长期存在电力缺口,2019年东加省最大负荷达到631兆瓦,装机容量699兆瓦,印尼政府宣布新首都选址于东加里曼丹省的北佩纳占巴塞,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东加省的电力缺口会越来越大,加强电力设施建设已经成为当务之急。根据PLN在加里曼丹的装机规划,今后10年加里曼丹五省新增装机规模约3400兆瓦,平均每年340兆瓦。总装机规模由2017年的约1000兆瓦增加至2026年的4200兆瓦(期间有部分小机组退役)。而加里曼丹五省最大负荷2017年约1127兆瓦,到2026年达到2845兆瓦,年均增速约10%。2020年后,每年装机规模超过最大负荷约1000~1400兆瓦,加里曼丹缺电的形势将得到彻底改变。

印尼电价构成模式

目前印尼电网电价基本是0.3元/度左右,不是纯粹意义的市场电价,除了A部分不能谈判,B、C、D部分电价签订合同后根据实际遇到的困难都可以进行后期谈判来协商解决。电价=A+B+C+D其中,A是指对投资方补贴电价部分,占全部电价的50%,按照合同资产管理的30年内可以收回14亿元;B是指材料成本电价;C是指人工成本电价;D是指波动电价。根据用电种类、用电量和用电时段不同而不同,计价比较复杂。其中,商业用电,包月价,23500~29200印尼盾不等;非包月价,254~518印尼盾/千伏安不等。工业用电,包月价,26000~27000印尼盾不等;非包月价,160~460印尼盾/千伏安不等。

近区电网规划及接入系统方案初步设想

项目选址位于东加省马拉瓦豪MuaraWahau附近,电站近区规划有MuaraWahau、Sepaso、Sangatta三个150千伏变电站。其中,MuaraWahau变电站规划2022年投产,容量30兆伏安;Sepaso变电站规划2020年投产,容量30兆伏安;Sangatta变电站规划2020年投产30兆伏安,2021年再扩建60兆伏安。MuaraWahau变电站距离项目电厂最近,是项目理想的接入点。但MuaraWahau变电站规划2022年投产,若项目在2021年前投产,电厂过渡接入方案可考虑建设2回150千伏线路接入2020年投产的Sepaso变电站。待2022年MuaraWahau变电站投产后,MuaraWahau变将开断接入电厂—Sepaso线路,形成电厂—MuaraWahau—Sepaso的接入系统方案。

中国企业印尼投资电力现状

面对国家严重缺电的局面,印尼鼓励外国企业投资,目前到印尼已经投资电力的中外企业已经有20多家签订了PPA(购电协议),投资方式基本有以下两种:一是融资租赁方式,资产按照合同30年后移交给地方政府,但是印尼政府会考虑给予合适的补偿企业电价,这种投资方式下企业的投资回报率相对较高,但是合同期满资产需要移交给印尼政府;二是外国投资方式,资产由投资方全部承担从而自己受益,IPP(独立发电商)可以独立运作发电公司。印尼外资电力项目面临的问题有以下几点:一是备件成本高。目前中国产发电机组的维护备件基本上都是经过海上运输到印尼,供货期正常也要超过3个月,很难正常保障机组的安全生产。二是人员磨合过渡过程不是很流畅。印尼的中国员工大多数是经过国内短暂的生产准备期培训后到现场工作的,这些员工普遍存在语言、民族信仰、思维方式等分歧,磨合期比较长。中国企业赴印尼以IPP的方式投资煤电项目,会遇到很多前所未有的困难,解决问题的关键就是能够寻找一条物流保障渠道和员工的属地化管理模式。国家能源集团印尼爪哇7号2×1050兆瓦燃煤发电站已于2019年12月13日投产,为“海上丝绸之路”首倡之地再添能源新地标,为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提供了借鉴经验。

作者:李今朝 单位:中国神华海外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论文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lunwenku.com/jingji/4803/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论文库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