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论文 强制保险分担医疗风险民意分析

强制保险分担医疗风险民意分析

强制保险分担医疗风险民意分析摘要: 摘要:文章通过医患双方及第三方对当前如何有效解决医疗风险的认知、态度和责任分担的研判,为尽快引入强制保险,建立合理规范的医疗风险分担机制,妥善缓解医患矛盾,提供民意支持。 关键词:保险;分担;医疗风险…

摘要:文章通过医患双方及第三方对当前如何有效解决医疗风险的认知、态度和责任分担的研判,为尽快引入强制保险,建立合理规范的医疗风险分担机制,妥善缓解医患矛盾,提供民意支持。

关键词:保险;分担;医疗风险;民意;分析

引言

当前,有相当部分患者及家属片面认为:医院是病人之家,医生是再世华佗,病人送至医院后,其诊治、康复,理应由医院负全责,而对医技手段的局限性及病情变化的多样性,缺乏必要的心理、思想准备。一旦患者病情加重或死亡,那肯定是医治中出了问题,是医院失责造成的,所以要求医院赔偿,否则就给医院施加压力,甚至发生医闹。而医疗行政主管部门对这一问题的根源——医疗风险的分担,却没有进行及时的研究和处置,这在某种程度上又助长了这种思维及行为的延续。医疗风险虽然不可避免,但是产生医疗纠纷,进而引发医闹,很大程度是因为处置医疗风险缺乏合理规范的分摊机制。为此,课题组分发千份针对不同人群关于医疗风险强制保险问卷调查,以期找到分摊和承担医疗风险的民意状况及建立《医疗风险分担机制》的可行性。

一、对象与方法

(1)样本及数据来源:选取某市大型综合性三级甲等医院作为抽样主体,随机抽取病人或家属525名、产生医疗纠纷病人或家属25名、医务人员350名,同时随机选取100名当地电视台及报社两类媒体工作者作为第三方接受问卷调查。(2)统计学分析:采用EXCEL2007软件录入数据,采用spss18.0统计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数资料主要以构成比表示,不同构成比的比较分析采用χ2检验,等级资料采用有序变量的单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检验水准α=0.05,计数等级资料多重比较采用正态近似法检验,检验修正水准采用Bonferroni法。

二、问卷调查情况

(1)问卷内容及回收情况。问卷内容为:调查对象身份信息及其对医患关系、医疗风险、医疗安全强制保险(以下简称医强险)设立、医强险与解决医疗纠纷看法等五个方面共十九个项目。共发放问卷1000份,回收980份,有效问卷972份(病患组540份、医务组342份;媒体工作组90份),有效率97.2%。

(2)被调查者基本信息:其中病人及病人家属组(以下简称病患组);临床医生、护士及医院工作者(以下简称医务组);媒体工作者(媒体组)(见表1)。

(3)各组对医患关系相关看法占比情况:医务组认为医患关系很紧张的占比为63.39%,而病患组与媒体组占比重最大的是有点紧张,占比分别为42.11%和66.67%,三组间对医患关系的看法存在统计学差异(χ2=224.21,P<0.001),说明目前医患双方及媒体第三方都认为目前医患关系处于紧张状态,而医务人员感觉更甚(见表2)。

(4)影响医患关系的主要因素:病患组认为是沟通不到位(48.49%)、服务水平及理念与患者期望值有较大差距(24.66%)、医药费用太高(9.28%);医务组认为是服务水平和理念与患者期望值有较大差距(37.6%)、沟通不到位(17.34%)、新闻媒体对医院的负面报道太多(19.67%);媒体组认为是服务水平与理念与患者期望值有较大差距(41.15%)、沟通不到位(31.54%)、医药费用太高(12.69%)。需要注意的是:医闹对医务人员的伤害尤为明显,认为医闹为影响医患关系的主要因素13.47%,排名第四;媒体组为7.31%,排名第四;病患组对该选项的认知度为4.52%,排名第五,但是调查对象的总数的22.43%认为医闹是影响医患关系的主要因素。

(5)紧张的医患关系对医疗事业的发展有无影响:有86.26%的人选择医生会不安心工作和导致医生的诊治能力下降。

(6)怎样的医患关系较为和谐:病患组认为相互信任是最重要的是医患关系,对医疗纠纷关注度排位第三。同样,医务组最重要的医患关系前三项与病患组相同。而媒体组对医疗纠纷处置的关注度下降至第四,前三项分别为:医患间相互信任、令人放心的医生、看病不难。

(7)对医疗风险的看法,医疗风险定义为:有行医资格的人或机构在给人进行医学诊疗过程中遭受损失的可能性。这种损失可以是接受诊疗的人生理或心理上的,也可以是给行医的人或机构带来的有形或无形资产的损失。医疗风险的受害方是病人也可以是行医方还可以是双方。对病人来说,是就医诊疗时,可能引起自身机体、生理、心理的损伤以及可能带来的不良后果;对行医方来说,是各种非意愿的、非可预见性的、非计划内的各种医疗行为、药物、器械等意外对病人造成损伤给行医方带来的有形或无形资产的损失。

(1)医疗风险的承担:有79.6%等人认为应该由医院、医生和病人共同承担;有15.96%的人认为应该由医院和医生承担;有4.44%的人认为应该由病人承担,三组间比较有统计学差异(χ2=224.21,P<0.001),两两比较显示:病患组认为医疗风险应该由医院或者医生承担的比例高于医务人员组(χ2=62.351,P<0.001),而医务人员组认为医疗风险应该由医院、医生和病人共同承担的比例高于病患组(χ2=55.310,P<0.001),医务组认为医疗风险应该由病人承担的比例高于病患组(χ2=10.139,P=0.0015)。医务组及媒体组比较显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26.298,P<0.001),两两比较显示:媒体组认为医疗风险应该由医院或者医生承担的比例高于医务组(χ2=16.646,P<0.001),而医务组认为医疗风险应该由医院、医生和病人共同承担的比例高于媒体组(χ2=21.821,P<0.001)。病患组和媒体组比较显示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1.128,P=0.569)。(2)出现试图让医院承担所有医疗风险的医闹:有7.08%的人认为是合理合法;有24.27%的人认为不合法但可理解;有40.83%的人认为不合法不合理;还有27.81%的人认为不好说。(8)医强险是一种针对医疗行为直接或间接造成病人人身伤亡,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强制医院、医生、病人分别投保,共同承担医疗风险。

(1)医强险对处置医疗纠纷的作用:问卷显示73.09%病人、81.55%的医务人员、69.66%的媒体人员认为医强险的设立对合理处置医疗纠纷有作用,只有10.5%的病人、8.63%的医务人员、14.61%的媒体人员认为没有什么作用,另有16.41%的病人、9.82%的医务人员和15.73%等媒体人员选择看不出作用。(2)让病人支付保险费用分担医疗风险的选项有:应该、不应该、无所谓。病人对此态分别是35.89%、30.86%、33.25%;媒体人员的态度是40.45%、37.08%、22.47%,反差较大的是医务人员,对该三个选项分别是86.24%、5.37%、8.39%,三组间比较有统计学差异(χ2=192.359,P<0.001),医务组认为病人应该支付保险费用的比例明显高于病患组和媒体组,说明医务人员认为自身在医疗行为的位置是从属地位,认为医护人员是协助病人治病,病情占主要地位,不良后果和医疗风险更多是疾病本身带来的,因此认为病人更应承担保费。(3)医强险与医疗纠纷的关系:通过问卷调查,91.39%病人、89.66%的医务人员、85.96%的媒体人员认为,设立医强险对妥善应对医疗风险、合理规范解决医疗纠纷是必要的。通过此次问卷调查,我们得出初步结论:社会各方都认同当前医患关系处在相对紧张状态,有近四分之一的人群认为医闹是影响医患关系的重要因素,绝大多数人群认为紧张的医患关系会影响医疗服务水平和质量,有近八成人群认为医疗风险应由医院、医生和病人三方共同承担,对出现医闹试图让医院承担全部医疗风险的现象,只有40%的人群认为不合法也不合理,有近一半的人群认为医闹现象可以理解但不好说,抱有同情心。对设立医强险分担医疗风险合理规范处置医疗纠纷,则有3/4的人群认为有作用。

结语

综上所述,在当前医疗技术水平和诊疗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当无医疗过错的意外伤害成为民众街头巷尾的谈资和新闻媒体捕捉的热点时,医疗机构很容易陷入被动局面,以致社会形象受损。因此,建立一套符合中国国情的医疗风险经济责任分担机制,合理处置医疗纠纷,缓和医患紧张关系,促进医疗事业健康发展,是非常必要和十分迫切的。这不仅事关医院建设发展和患者切身利益,更是重大民生问题。

作者:陈峰 单位:宁波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论文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lunwenku.com/jingji/5367/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论文库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