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留学论文 认知诗学理论下外国文学阅读探究

认知诗学理论下外国文学阅读探究

认知诗学理论下外国文学阅读探究 引言教育部对高等院校文科专业的国外文学教学目标划分成五层:原著小说的品读感悟,文学基本常识,文学批评的基础常识及手法,透过文学理解文化,领悟人生,培…

认知诗学理论下外国文学阅读探究

引言教育部对高等院校文科专业的国外文学教学目标划分成五层:原著小说的品读感悟,文学基本常识,文学批评的基础常识及手法,透过文学理解文化,领悟人生,培育人文理念。传统的文学教育着眼点单一,仅仅注重研读的文学基础理论和结果,却忽略根本的文学研读体会及收获的经验,以至于文学变得曲高和寡,文学课程也难以在所有课程中成为主要科目之一。鉴于这个情况,笔者参考学习了很多案例来研究探索文学教育新方法,这其中最吸引人的是认知诗学理论。

一、认知诗学理论

认知诗学是综合了语言学和文学两者的新课程,从上世纪70年代起,文学探索开始转变方向。认知诗学在探索对象中着眼于研读,也就是阅读之人在读书中发生的心理、智商、情商的改变;而探索目标也着眼于成效阐释,企图表明阅读者怎样发现所读之书的内在含义,也就是说,认知诗学竭力剖析研读认知机制,且以为依照某特定认知规则来研读作品能够提升读书成效。此篇文章笔者希望凭借认知诗学的“故事”和“叙事投射”原理,来对文学研习作出认知解析,探索加强大学生文学认知体会的成功路径,从教育方案的安排着手扩大研究人员的研习成果,且采用集合探索性教学的办法,使得文学教育方式及方案奠基于认知理论,使之能够完善传统理念,探寻出一个令人满意的国外文学教育新方式。

二、认知诗学在文学叙事上的投射

|yuwenjianshe001@163.com|29认知诗学经历了二十年来的演变到达第三阶段,且已达成共识:认知诗学是以语言学及认知心理学作为根本,清晰地将文学作品研读作为探索目标。“认知诗学就是关于文学作品的研读”,强调文学研读和常规认知两者间有联系,以促使阅读之人心智发生改变的缘由关键是研读里面关于“故事”的认知,不过其中“故事”不全为文学含义里某种文体,它是普遍含义中的叙事,也就是“泛叙事”。[1]“泛叙事”概念以为叙述是人们基础的言语行为及话语事件,在很多文学作品中都可以得到体现。文学就是自一个故事至另一个故事作出的投射,是人们基础认知才能的一个特别反馈及真实存在。文学扎根于人们认知和经历最根本、最广泛的架构和历程里面,促使人们可以最先用艺术的方式来互相作用。由此见得,文学认知体系和常规生活的认知体系是从一个血统里传承发展而来的。文学认知才能即常规认知才能,文学认知是人们基础认知才能中有益提升人们思考和人际交往能力的才能。文学及文学研习并不是毫无用处的,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认知诗学确定了研习的认知功用。文学的认知才能关键在于要求大学生运用与之相关的学问、本身的经历及文学文本里面虚拟出来的情境作出互动,以此来领会文本、深度开发扩展延伸思想里面现有的知识及经历,有效提高研读体验和认知才能。[2]所以,文学教育里面需加强探寻文学研读和常规认知两者中有关联或是相近的认知方法,激发大学生的研读认知乐趣,降低在文学研读上恐惧情绪,指引其凭借现有的认知体验,尽全力在认知情境和文本虚拟情境两者之间构建互动的关系。实践表明,用认知话题作为重点,依照学习人员的认知水准及认知法则再次编排教育课程内容,着重筛选现代及当代文本,尤其是具备人生哲学及与热门话题结合的文学文本,才能够指引学生参与到著作的情境当中,与之发生共鸣与互动,以至提升学生的研读乐趣和认知才能。

三、认知诗学原理对外国文学教育的建议

(一)以认知话题作为核心安排阅读教育材料

以前外国文学教育一般都是用“文学史”作课程核心,教课时枯燥乏味地讲述历史环境、作者生平、文学小说的内容概述,严重忽略关于小说自身的研读、领会和剖析。课堂上通过教师讲解,学生没有真正成为令小说与自身结合的载体,心智并没有完全得到锻炼提升,而仅仅是一切以笔记为中心,为了对付上课和考试而学习。这样的教育方式明显与学生的认知习惯相违背。南京大学王守仁教授于2002年就提出:“应该用创新来改变从前守旧的教育方式,着重于文学文本在传道授业里面的核心位置,使学习人员能够真正体会和领悟文学文本。”文学教育需要着重凸显学习人员和文学文本的主体功用,通过指引学习人员自发高效地研读来体现这门学科训练语言基础的功力和培育人文素质的教育目标。事实表明,想要达到这个教育目标,还需帮助学生甩掉文学对生活没有任何作用的狭隘观念,以及文学文本是“阳春白雪”、难以领会的恐惧情绪。针对上述问题,我们是能够凭借认知诗学的有关理论来帮助大学生在课堂上重新构建文学认知观的。

(二)“叙事投射”的认知机制对加强文学认知的体验

认知诗学中有一个原则:相同的认知机制在文学研读上和别的所有互动,既能将话语情境领会成被投射之作品,也能够领会成真实情境中的临界领域。为了达到这样的情况,就要调整“跨世界认同”,即:要在不一样的情境里面采取映射的才能。大学生领会文学作品的历程也是利用认知和情境(涵盖作品里面虚拟情境)作出互动的历程,自“故事”里提高认知。这样一来,“故事”又怎么引发学生的心智发生改变呢?这就要在教学中依托叙事投射讲解。叙事投射是“在心智行为里一个故事投射至别的故事,来协助人们领会别的故事以至于开创出全新的故事”。所以,投射为“故事”作用于认知的一类重要模式。假若课堂上,学生全面运用心智架构来组建故事里的叙事投射,架构就能够协助其精确掌握作品含义。运用叙事投射在学生常规体验与文学作品情境之间建立起一架看不见的桥梁,让学生在真实生活中面对的困难也就会被顺理成章地解决掉。正如读到经典诗《未选择的路》的时候,阅读之人会不知不觉地衔接自己现有的经历(以前遇到的种种艰难选择)来进行真实情境和作品情境的互动对话,透过粗略的叙事投射练习来提高认知才能。[3]除此之外,对大学生来说,假如碰到未遇到过的叙述方式,现有方式将遭受冲击,这就需要作出改变,认知才能随之提升。即透过叙事投射,学生在旧有体验及故事架构获得刺激,进而得到新的认知,提升经验储备。文学研读中,新认知的发生和发展常见于意识流小说之中,这是由于意识流小说打破就有叙事情节,其叙事方式相较于学生的内心期盼不太一样,故事里面频频插入各色人物的心理动作,从前、现在及未来互相纠缠在一起。学生希望理解和遵从这类叙事方式,就一定要调节旧有认知,紧紧跟随角色的内心世界的活动路径。由此学生的认知就一定要作出变化,这样认知才能在这类变化冲击之下随之有所进步。

(三)开展探讨性教育,文学教学方式上朝向认知转向

探讨性教育是一类把课堂内外的学习与历练、老师指引和学生自主学习、课本和研读这些融会贯通于一体的教育方式。探讨性教育聚焦于学习人员学习中的探索体会、学习人员认知架构的演变成长、组建与发掘学习人员的天分和潜能。由此得知,认知诗学理论和探讨性教育方式与加强学习人员认知体会和提升认知水准的目的是相匹配的,它们有机融合能够提升整个文学教育的水平。认知诗学“故事”和“叙事投射”理念相互融合来指引国外文学教育,重点在于教育材料上的认知转向,想促使学科构建发生全面认知转向仍然需要开展教育方式上的奋发探索。本文以为融合探索性教育方法,使传授方法及考试内容发生变化,发扬学习人员的探究意念能够加强文学研习的认知体悟。在文学教育里面,加强文学研习体会的对象是大学生,所以展开探索性教育首先就要改变老师与学习人员的角色功能,将学生变为教育主体,而老师扮演引路人、监察人和概括人的角色。文学科目需变为以学生为主体的探讨课,而非老师“一言九鼎”的我讲你听的灌输式教学。探索性教育需要学生带着探索目的来自主地研习,以达到提高认知才能。具体化到外国文学科目,融合认知诗学下的文学认知观,学生自觉研习探索性项目就该环绕某个认知话题的文学作品或者文本节选来展开研读行动。学习人员在研读之时,需要展开关于认知问题的深入探讨,以期得到关于研讨项目的探索果实。课堂上学生能大胆展示出来,目的是促使探索性研习的成效得到最广泛的影响,在探讨中更深层地提高学习人员的批判理念和认知才能。例如研讨“悲剧英雄”这类认知话题的状况下,老师可指引学习人员从本身的认知体验发散,来阐释不一样的理解,可围绕话题展开《威尼斯商人》等著作的研读认知体会,指引学生在研读的过程中加强、改正旧有的认知方式。莎翁笔下的哈姆雷特能加深学生对“悲剧英雄”的认知具象,假定将《威尼斯商人》里的夏洛克也定位成“悲剧英雄”,会让学生印象里对英雄理念的固化感受产生疑惑。随着对人物理解的加深需要调节原来的旧有观念,学生可以用其他的方式发散分析来接纳新的认知成果。依照现代含义的悲剧英雄概念,夏洛克宁可抛弃自己的性命也不肯抛弃自尊的行为一样是悲剧英雄行为。按照这个视角解析,学生的认知将产生改变提升。学生透过研读文学著作自主加入到探寻著作含义、发掘、再创的历程,慢慢具备机敏的感知才能,能够以严肃严谨的解析方式加深对文学著作的领悟。展开以著作研读为核心的外国文学探索教育活动,培养学生的文学感悟能力和思考广度,这将对大学生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中有所裨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论文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lunwenku.com/liuxue/2335/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论文库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