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留学论文 大学生文字翻译中中式英语的实证分析

大学生文字翻译中中式英语的实证分析

大学生文字翻译中中式英语的实证分析 摘要:中式英语在英语学习的各个层面都普遍存在,文字翻译中尤为突出。鉴于此,这里从词汇和句法两个层面,对平时教学过程中收集到的大学生文字翻译中的中…

大学生文字翻译中中式英语的实证分析

摘要:中式英语在英语学习的各个层面都普遍存在,文字翻译中尤为突出。鉴于此,这里从词汇和句法两个层面,对平时教学过程中收集到的大学生文字翻译中的中式英语进行解析,试图寻求实际可行的教学策略。
关键词:中式英语;负迁移;翻译教学
随着中国政治经济等方面在国际上的影响逐渐扩大,中国人渴望了解世界尤其是让世界更多的了解真实的中国的愿望也愈来愈强烈,而英语作为“世界语言”,其国际沟通桥梁的作用也愈来愈显著,这种趋势可以从中国学校的英语教育现状中得到翔实的印证。然而,我们在教学中不难发现,学生在用英语表达和传递汉语思想汉语文化的操作过程中实际效果却并不是很理想。我们看到,受各种因素,如思维习惯、句法结构等的影响,学生给出的译文中错译误译频频出现。这些失误往往使目的语读者作为受众困惑迷茫。本文针对这一现象, 试图对大学生汉译英当中出现的典型的中式英语略作探析,并寻求可行的教学改良方案。
一、中式英语及其在文字翻译中的突出性
(一)中式英语的定义及其成因
中式英语(Chinglish), 顾名思义,指有汉语痕迹的不符合英语语法及其他规则的英语。[1]我们日常生活中熟悉的中式英语有很多,如“休息室”译为“restroom”(厕所),“天桥”译为“sky bridge” (钢缆吊桥名称或运输方式名称),“小心滑倒”译为“slip and fall down carefully”(小心地滑倒),“欢迎你到……”译为“welcome you to”,“车载安全带”译为“safety belt”(飞行、高空作业或进行技艺表演时,为保障安全所用带子)。(以上译例正确译法分别为:lounge, overhead walkway, Wet Floor, welcome to, seat belt)
关于中式英语的成因,大家普遍认为是语言习得中的负迁移导致的。迁移(transfer) 原来是属于心理学的一个术语,是指在学习新知识时,学习者将以前所掌握的知识、经验迁移运用于新知识的学习、掌握的一种过程。迁移可分为正迁移(positive transfer)和负迁移(negative transfer)两种。如果旧知识的迁移对新知识的学习起帮助、促进作用,它就是正迁移;反之就是负迁移,即干扰(interference)。[2]中式英语就是在汉语的负迁移作用下产生的。它的出现是有其必然性的,正如奥苏伯尔所说,任何有意义的学习都是在原有的学习的基础上进行的。外语的学习中竭力回避母语的中介作用和迁移作用是不现实的。[3]在外语学习的初期,我们往往利用母语和外语的相似性进行学习。例如,在学习词汇的初期,我们会用标注拼音的方式记忆英语单词。但是英语和汉语从根本上讲是不同的。汉语属于汉藏语系,英语属于印欧语系;汉语是形合语言,依仗内在的逻辑意义组织语言,英语是形合语言,依仗形式,将个体的单词组织成词组及至语篇。这一根深蒂固的区别是促成中式英语的根本原因。
(二)中式英语在文字翻译中的突出性
中式英语在英语学习的各个层面(如口语、写作、翻译)都有体现。如写作中用到的“不要睡得太晚。”,错译为“Don’t sleep too late.”; “他不假思索,把我背了起来”, 表达为“Without thinking, he put me on his back.”(以上例子正确表达为:“Don’t go to bed too late.”; “Without hesitation, he put me on his back.”) 口语中也经常听到中式英语,如涉及到一些色彩时,有了以下表达:red sugar, purple in the face, red with envy, yellow video, 正确的表达为:brown sugar, black in the face, green with envy, blue video(以上表达的汉语意思分别为:红糖;脸色发紫;嫉妒,眼红;黄色录像)。这些表达的差异恰恰显示了中英色彩偏向上的不同或者文化取向上的不同。
其实,无论是口语、写作还是翻译,他们都是第二外语学习者母语思维文化的反应。口语和写作都是在隐性的母语思维文化作用下完成的,而文字翻译中却多了一个显性的因素,即书面文字。书面文字的出现强化了学习者原有的母语思维,同时强化了学习者对母语文字内涵及结构的认识。我们知道,汉语和英语在词汇内涵范畴的确定方式及句式结构上是有很大区别的,因此,以上这种强化使得中式英语在文字翻译中显得尤为突出,有时在口语写作中出现可能性不大的中式英语在翻译中就会出现。
二、学生作业实例分析
在学生的翻译作业中,中式英语在词汇层面和句法层面都有所体现。词汇层面主要体现在标记项方面,句法方面主要体现在句序、句子结构以及特殊句式的处理等方面。下面通过实例来对这些中式英语进行分析。
(一)词汇层面
语言中词的形式表现为有标记项(the marked form)和无标记项(the unmarked form),但是在不同语言中这种表现形式并不一致。如英语中有标记形式比较多,例如,名词的大小写形式、单复数形式、形容词和副词的比较级与最高级、动词的语气形式、句子的词序变化引起的功能与意义的变化等等。汉语中以上有标记的形式相对较少而且不明显。这在英汉互译中就有一个一种有标记形式在另一种语言中该如何表达的问题。[4]当学生把汉语译成英语的时候往往会忽略掉英语当中本该有的标记。如:
例一:我还要感谢那些在我处境艰难时支持我的人。(新视野大学英语读写教程第三册<以下简写为NCE, Book3>:13)
译文:My thanks go to those who stick by me when I fell on hard days.
例二:政府已采取了一系列新的环保措施,由此在全国各地出现了许多公园和公共绿地。(NCE, Book 2: 41)
译文:The government took a series of new environmental measures, so many parks and public green lands sprang up everywhere around the country.
例三:前几天当我沿着大街走的时候,钱包被人偷了。
(NCE, Book1: 156)
译文:My wallet is stolen when I am walking on the street several days ago.
从以上实例可以看出,汉语的动词是没有时态标记的,而英语是有这个标记项的。汉语对于不同时间动作的表达,主要是借助时间词或表示时间的句子以及“了”之类的词完成的。这种现象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学生欠缺较好的英语语感。
除了时态标记外,还有一些标记差异学生在翻译时没有注意到,如:
例四:你只需填写一张表格就取得了会员资格,它可以使你在买东西时享受打折的优惠。(NCE, Book4:70)
译文:You need only to fill in a form to apply for the quality of membership, which will enable you to enjoy a favor of discount when you are buying.
在汉语原句中,“资格”,“优惠”这样的词叫范畴词。英语名词中本身就包含了概念范畴,所以在汉译英时没必要添加。“会员资格”和“打折的优惠”直接翻译成 “membership”和 “discount”就可以了。类似的例子还有:出勤率(attendance, 误译:attendance rate), 自制力(discipline, 误译: 免费论文下载中心 http://www.hi138.com the ability of discipline), 爱国主义精神(patriotism, 误译:the spirit of patriotism)。
例五:与以英语为母语的人交谈是非常有益的体验,从中我们能学到许多东西。(NCE, Book1: 9)
译文:Talk to someone whose mother language is English is a good experience. We can get a lot from it.
我们知道,在汉语当中很多时候都会用到动词做主语,这个主语是没有标记的。但是在英语当中动词的原形是不允许做主语的,需要添加-ing 标记或不定式标记。
(二)句法层面
英语和汉语在句子结构上有很大的不同。英语语言结构错综复杂,从属关系立体交叉,多长句、复合句和被动句,形成特有的多维性;汉语语言结构简单,论理叙事按时间逻辑等顺序依次排列,呈单向性特征。这种差异干扰了学生的翻译。如:
例六:这幅画展示了一个神色严肃的男子,旁边站了一位女子,身后是农舍,他们的原型分别是画家的牙科医生和姐姐。(NCE, Book3:103)
译文:This painting shows a serious-looking man. A woman stands alongside him. A farmhouse is behind them. And their models are respectively the painter’s dentist and sister.
以上原文是一个典型的汉语句子,它由多个独立的短句构成,单向呈现,逐一描写,结构比较松散。受原文的影响,学生给出了以上译文。这样的译文跟原文结构逐一对应,但是不符合英语句子紧凑有序、呈叠状共核的特征。了解到区别后可以做出修改:The painting shows a serious-looking man and a woman alongside him in front of a farmhouse. Their models are respectively the painter’s dentist and sister.
句子结构问题对于中国学生来讲还需要长时间大量的练习,但是有的差异只要留意就可以习得。如:
例七:他企图以滔滔不绝的谈话来拖延时间。(NCE, Book 2:70)
译文:He tried with a lot of talking to buy time.
在汉语中介词短语的位置比较灵活,但是在英语中介词结构往往出现在宾语之后,所以以上译文可以修改为:He tried to buy time with a lot of talking.
汉语中一些句式的表达是有固定句式的,如:
例八:学校强调这一思想:家长和自己的孩子一起参加学校的活动是值得的。(NCE, Book3: 73)
译文:The school emphasizes this idea: the parents’ taking part in school’s activities together with their own children is worthwhile.
我们知道,汉语中的句式“做……是值得的”,可以直接对应英语中的句式It is worthwhile for somebody to do something。这是英语中It is + adj. for somebody to do something 这一句式的具体应用。
三、可行的教学策略
中国学生学英语是在汉语环境里学的,汉译英过程中除了在视觉上受文字的影响外,无意识中都在将汉语词汇句式的特征套用到英语中,当这些特征相同或相似时,可以起到正向促进的作用;相反则会影响学习效果。在实际教学中我们可以调整教学思想和教学方法,例如,在平时的实践教学中可以适当引入一些翻译理论知识,避免或减少词不达意或句子支离破碎的现象,用理论来指导实际练习。
再者,教师可以有目的地对汉语和英语的差异进行对照讲解,让学生明确二者在词汇、语法、句子结构、思维方式等方面的共性和个性,通过比较强化认识。
此外,对于学生的作业一定要认真对待,课堂讲解翻译理论技巧时或比较汉语和英语的异同时应该结合学生的翻译实例进行阐述。除课后的作业外还应该针对性的加大练习量,通过大面积长时间的接触提高学生的语感,适应英语的独特思维方式,进而把对英语独有特征的认识内化。相信通过长时间有针对性的努力,学生也可以将英语变成一种习惯性语言(a language of habitual use)。
参考文献:
[1]Pinkham John. The Translator’s Guide to Chinglish [M]. Beijing: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2000.1.
[2]王初明.应用心理学[M].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1994.63.
[3]奥苏伯尔.教育心理学——认知观点[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94.85-96.
[4]吕俊,侯向群.英汉翻译教程[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227.
[5]新视野大学英语读写教程第一册.[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8.9,156.
[6]新视野大学英语读写教程第二册.[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8.41,71.
[7]新视野大学英语读写教程第三册.[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8.13,73,103.
[8]新视野大学英语读写教程第四册.[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8.7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论文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lunwenku.com/liuxue/3683/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论文库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