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留学论文 关于概念整合理论视阈下英语复合名词意义的建构

关于概念整合理论视阈下英语复合名词意义的建构

关于概念整合理论视阈下英语复合名词意义的建构 摘要:概念整合理论是心理空间理论的新发展,可以揭示自然语言意义建构的认知过程。复合名词之所以会产生新的意义,是因为在环境信息和背景知识…

关于概念整合理论视阈下英语复合名词意义的建构

摘要:概念整合理论是心理空间理论的新发展,可以揭示自然语言意义建构的认知过程。复合名词之所以会产生新的意义,是因为在环境信息和背景知识的共同影响下,它所构成的两个输入心理空间经过投射形成了一个具有层创结构的整合空间。本文试图运用概念整合理论的认知策略,结合具体实例,研究概念整合网络的四个子网络(简单网络、镜像网络、单域网络和双域网络)中的英语复合名词意义的建构,以证明概念整合理论对英语复合名词意义建构的强大的阐释功能。
关键词:概念整合理论;认知;英语复合名词;意义的建构;整合网络
1、引言
复合名词(compound noun) 是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自由词素按一定的规律和顺序组合构成并表示名词概念的词汇结构[1]。复合名词各组成部分之间的关系多种多样,其表层形式不一定是概念结构的直接反映,其词义也不能简单地通过组成词素的语义来理解,所以词义的分析和提取问题较难掌握。Fauconniers[2](182)提出语言是概念整合的结果,概念整合理论为探究人们如何建构意义开辟了新视野。英语复合名词正是整合了组合词汇中原有的词素语义义项,以此实现复合词的语义建构。过去对英语复合名词的研究多从其结构和形式的角度出发,从认知角度对其语义问题进行系统的研究不多见,并且忽略了语言使用者的认知因素在意义建构过程中的作用。本文将从认知角度,运用概念整合理论的四个子网络对英语复合名词的语义建构进行分析,从概念及概念之间相互作用的心智层面来阐释其意义生成机理。
2、概念整合理论及其对英语复合名词意义建构的认知阐释
Fauconnier[3]在其著作《心理空间》中提出了 “心理空间(Mental Space)理论”,系统地考察了人类语言结构在认知系统中的体现。他指出,心理空间是人们在进行思维会话时,在大脑中临时、动态建构的一些相关信息的概念包概念包(Conceptual Packet)。心理空间在语法、语境和文化等压力的综合作用下建构起来,这些心理空间相互映射,创造出一个动态的概念网络并对各种信息进行在线整合加工形成自己的层创结构从而构建意义[4](113-129)。Fauconnier & Turner等人在心理空间理论基础上发展了“概念整合理论(Conceptual Integration Theory) ”[5](149-151)。
概念整合理论结合了神经科学、认知语言学、认知科学和语言学的研究成果。
其核心思想认为:将来自不同认知域的框架结合起来的一系列认知活动,是人们进行思维活动特别是进行创造性思维活动的一种认知过程,被认为是贯穿于整个语言系统的世界范畴化的普遍原则。 Fauconnier把人们的思维和意识流动想象为从一个空间到另一个空间,认为人们在认知操作时把概念从一个空间映射到另一个空间。在典型的概念整合网络中,两个输入空间input space1 & input space 2(以下简称I1&I2)包含来自自身范围的相关信息,同时也包含文化、语境、观点和其它背景信息的附加结构, 人们从来自不同认知域的两个输入空间中有选择地提取部分意义并将之整合起来,进而产生一个新的层创结构。
整合空间的层创结构通过以下三种相互关联的方式来产生: (1)组合(composition):溶合输入空间的相关对应元素并投射到整合空间的过程; (2)完善(completion):利用相关背景框架、认知和文化模式以及概念结构,从而在整合空间中提取所激活的型式结构(pattern)不断完善并形成一个更大的层创结构;(3)扩展(elaboration):根据它自身的层创逻辑(emergent logic)对整合空间进行运演(running the blend) [6](141)。根据Fauconnier[5](149-151)、Fauconnier & Turner(2002)的观点,概念整合的整个认知运作过程如下图所示:

Fauconnier的概念整合理论
该图代表概念整合中四个空间交互映射的认知模型,其中四个圆圈代表心理空间,连接中间两个圆圈的两条实线表示输入空间1(I1)和输入空间2(I2)之间的对应映射关系,连接各圆圈之间的虚线表示输入空间(input space)、类指空间(generic space)和整合空间(blend space)之间的连接,整合空间中的方框表示以上三个空间部分地投射而形成的层创结构(emergent structure)。层创结构的产生过程,就是意义的运演和形成的过程。正因为有不断的认知思维和心理运演在此展开,整个认知模型昭示出一个充满动态的认知运作过程。
概念整合理论对英语复合名词意义的建构具有较为强大的认知阐释力,汪榕培[7](38)认为两个词一旦结合成复合词后,语义就不是原来两个词语义的简单相加,而是从中引出新语义,复合名词的意义建构本质上是一种新的概念化的过程,是利用已有知识和经验描述新经验、形成和理解新概念的过程。熊学亮[8]提出词义是一种规约意义,人们在使用某一词语的概念域时,会激活一种固化的长期记忆知识结构,这种知识结构与一定的预存场景知识相匹配,形成相应的概念结构,表现为词的特定意义。王寅[9](181)认为意义是一种基于身体经验的心理现象,是人类通过自己的身体和大脑与客观世界互动的结果。具有动态性、相对性、模糊性,不能用简单组合和形式主义的方法通过运算获得,意义要靠整合方式对其加以描写。
通过上述描述,我们能够得出该理论对语言意义建构的强大阐释力:因为概念整合理论的核心思想是将概念整合看作是人类的一种基本的、普遍的认知方式,它突破了传统的语言理解假说,从认知科学和神经科学的角度提出了语言理解的认知机制,它是将来自不同认知域的框架结合起来的一系列认知活动,也是一种意义建构的理论,对语言具有强大的解释力。概念整合理论让读者把语言单位所提供的最低限度的信息与背景知识和相关的环境信息整合在一起,可以提供对语言理解的一个崭新的认知视角,并通过揭示语言结构中的相关信息,说明语言使用者如何分派和处理语言结构的指称关系。它可以丰富语言学研究的手段与方法,促进语言学研究的进一步发展,有助于深化我们对语言意义建构过程的认识,从而提高对语言理解的准确性。下面,我们以英语复合名词意义的建构为例加以说明。
3、基于概念整合理论的英语复合名词意义的建构
Fauconnier & Turner把基本的概念整合网络分为四种:简单网络( simplex networks)、镜像网络( mirror networks)、单域网络(single-scope networks)和双域网络( double-scope networks)[10](120-131)。其中简单网络和镜像网络比较简单,单域网络和双域网络略显复杂。概念整合网络充分体现在英语复合名词的意义建构过程中,英语复合名词语义可以由概念整合理论得到合理的解释。英语复合名词种类繁多,一般从词类角度可分为N+N 如silkworm;Adj+ N 如high street, red pencil;Gerund+N如sleeping-pill;V+N如pickpocket;N+Gerund 如sun-bathing ; V+Adv如get-togethe; Adv+V如outbreak 等等。而张子宪[11](I) 对《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第6版)中的复合名词统计约为5566个,而其中N+N复合名词就占2871个,本文将专门分析N+N复合名词的意义建构。从语法角度可分为偏正型、修饰型、并列型等,从语义角度分为离心型和向心型。关于英语复合名词的构型、句法和语义关系研究可参见Jackson & Amvela[12](85)、王文斌[13](140-145)及其他相关的专著和论文。尽管概念整合理论主要思想在认知领域正在逐渐为人们所熟悉,但人们对概念整合网络的四种子网络却知之甚少。下面将详细论证这四种概念整合网络如何为英语复合名词意义的建构提供合理的解释。

3.1简单网络中英语复合名词的意义建构
简单网络是最基本的概念整合网络,两个输入空间容纳了需整合的认知信息元素,其中一个包含了完全概念化了的抽象框架,而另一个则包含了还未被完全概念化的可用以构筑新概念的成分[10](120)。在由简单网络构建的英语复合名词中,中心词构建的输入空间包含了一个有力的框架(frame),由另一个成分构建的输入空间包含了一些成分(role),框架和成分分别由这两个输入空间投射出来。在整合空间中,它们以最简单的方式得到整合。如果凭直觉,由简单网络构建的英语复合名词不像经历了一个概念整合的过程,因为一个输入空间中的框架和另一个输入空间中的成分具有相容性,两个空间不产生冲突,因此,这种复合词就成为最简单的一种。例如复合词“star fish”,其中I1中fish包含框架,I2中star 包含成分,天上的星星与地上的鱼根本是两回事,当想到每种鱼都有形状,读者头脑中产生star-shape的形状时,I1 &I2投射到整合空间,读者才能产生形状像五角星一样的“星鱼”的概念。又如“elephant fish”, 这里的“elephant”并非真指“大象”,可大象与鱼似乎是风牛马不相及,在整合空间中, 人们对“大象”最突出的概念结构是“体积庞大”和“长鼻子大耳朵”, 然后根据“鱼”在头脑中的概念结构,尝试把两个空间进行叠加和映现,而根据人们的常识, “elephant”与“fish”两者放在一块,整合空间中代表“体积庞大的鱼”的概念比“长鼻子大耳朵的鱼”的概念似乎更合理, 所以最终形成“big fish”这样的层创结构。此外plastic judge(丧失职业道德知法犯法的法官),cobweb page(很久没更新的网页)也可用简单网络分析其意义建构。这一概念整合过程主要在于说话人能利用认知模式的关系来建立映现由此建构了英语复合名词的意义。
3.2镜像网络中英语复合名词的意义建构
镜像网络的类属空间包含了两个输入空间中所共有的抽象概念信息。在一般概念框架网络中,所有空间共享一个内容丰富的事件框架,镜像网络的特点是该网络所包含的四个心理空间共享一个组织框架[10](123)。因此在组织框架的层面上,两个输入空间之间不存在冲突。比如说复合词“factory ship”就属于这一类型。I1中factory包含“工厂、工人、经理、机器”等信息,I2中ship包含“船、帆、在水上、渔船捕鱼、客船载人”等信息,I1 &I2投射到整合空间,“船”跟 “工厂”一结合,共享的组织框架组合后既是工厂,又是渔船,经过推理加工产生层创结构,读者就得到了“捕鱼加工船”的概念。
再如“trash and treasure”,I1中trash包含“物件、没用的、将被扔掉”等信息,I2中treasure包含“物件,有用的、将被收藏”等信息,两个输入空间的共同成分为“物件、价值、如何处理”,I1 &I2投射到整合空间,“没用的物件”跟 “贵重物件”一结合,共享的组织框架组合后既有没用的物件,又有贵重东西,经过推理加工产生层创结构,读者就得到了“放错了地方的东西与宝藏”的概念。
3.3单域网络中英语复合名词的意义建构
单域网络具有下列特点:两个输入空间拥有不同的逻辑结构的概念框架,其中一个被投射到合成空间中进行概念整合,也就是说来自其中一个输入空间有选择地进行投射的那个概念框架的特性决定了整个合成内容的本质。由于只是其中一个输入空间提供了概念框架,因此这种类型的投射是不对称的[10](126)。在由单域网络构建的英语复合名词中,中心词和另一个成分建构了两个输入空间,复合词的语义归因于这两个输入空间的整合。两个不同的框架包含于两个输入空间中,但只有一个被投射到整合空间并在那里得到进一步的扩展。
以时下非常流行的“家庭煮夫”一词可以阐述其在单域网络中的意义的构建。在英语中,该词相对应的词是“househusband”。Househusband 中I1为housewife, I2为husband,当I1选取相关成分特征如“全职太太,在家做家务,照顾家人,抚养孩子”,I2选取“丈夫,工作在外,家里的经济来源”映射入类属空间时,两个输入空间有共同的成分为“人和劳动地点”,在整合空间中产生了“在家做家务,照顾家人,抚养小孩的丈夫”,中文里用“家庭煮夫”,以烹饪这一主要家务代表了全职丈夫的形象。
由单域网络构建的英语复合名词经常涉及到隐喻。由中心词构建的输入空间是焦点空间,或目标域;由从属于中心词的那个成分构建的空间是框架空间或源域,它为整合空间提供组织框架。我们再看《中国日报》中的一则报道:He said the government should take the opportunity to remove the long-existing energy and resource “development bottleneck”。该句中复合名词“bottleneck”的概念融合如下:I1中的bottle选取相关成分特征“瓶子的形状”映射入整合空间时, I2中的neck则运用了隐喻的认知手段提取出相关成分,用头与身体的连接处“颈”比作 “瓶口与瓶体的连接处”,在类属空间成分描述的映射下,相关成分融入整合空间,由人的颈部联想到是个必通之路,空间狭小,再往上便是出口,但如果没有找到正确的方向也有可能一直被困在瓶颈处。受到知识背景等作用,根据逻辑结构和认知模式整合成 “瓶颈”的新意义,引申为“困难”、“障碍”之意。

3.4 双域网络中英语复合名词的意义建构
当前存在于两个概念框架中的一些内在逻辑关系在合成空间里仍然得以保留,这种类型的概念网络属于双域网络[10](131)。在由双域网络构建的英语复合名词中,两个输入空间包含了它们各自的组织框架,整合空间继承了这些框架的部分内容,形成了自己的层创结构。两个框架之间显著的差别引起了两个空间之间的冲突,由此形成的整合空间具有高度新颖性和创造性,这对于人们的想象力提出了挑战,如“Cover Girl”这一品牌名称,cover由“封面”转为 “引人注目”,girl由泛指年轻的女性转指“年轻漂亮的女性”。I1和I2的特征都被修改了,两次合成后才产生“被刊在杂志封面的漂亮女性”,但单独两个词无论如何也产生不出“漂亮”的意义,然后漂亮又转指“使人变漂亮的东西(抽象变具体)”,最后生成为护肤品的品牌名称。
双域网络下复合名词意义建构过程体现了语言的扩展能力以及人们理解概念的方式,充分表明了语言和思维的创造性。我们再看potbelly一词意义的建构: I1(pot)运用隐喻手段压缩相关成分“表形状的罐子”,将其比喻成相关成分特征“像罐子一般突出的,隆起的”, I2(belly) 则运用转喻手段压缩相关成分,以“ belly 肚子”部分代表整体“person(有肚子的人) ”,作为中心词包含了在类属空间成分描述的映射下,这些相关成分融入整合空间“像罐子一般隆起肚子的人”,依据人的认知思维复合出有逻辑的新的意义“大腹便便者”。同样,drug mule(贩卖毒品者)和sea horse( 头部形状像马头一样的鱼) 也可用双域网络分析其意义建构。
以上例证充分表明:具有生成和理解概念整合的能力是人类认知的一个显著特征。正如刘正光[14](176)所指出的,概念整合把本来各不相干的单位以新奇的方式组合起来表达新的思想,指派新的范畴,催发新的观点或想法,简明有效地传递信息。复合名词意义的概念整合在语言和认知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它能及时反映变化的语言事实,展现语言原始的组合能力,扩展语言的功能,增加语言的创造能力,促进语言的发展。
4、小结
综合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恰当地运用概念整合理论有助于我们挖掘英语复合名词隐藏的背景知识以加深语意的理解,而概念的能产性以及人类能在各种抽象层次上容纳各种框架以适合各种变化着的环境条件决定了用整合理论来分析复合名词的可行性。因此,英语复合名词的意义不是合成性的,也不是来自合成的形式编码,而是对其概念结构经过重新整合后的层创意义。通过运用概念整合理论研究意义的动态过程和语言意义生成的空间机理,可以深化我们对英语复合名词意义建构过程的认知,培养我们语言理解的概念整合能力并更深入清晰地理解这一语言现象。

参考文献

[1]John Ayto, J . 20th Century Words[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9.
[2]Fauconnier, G. &M. Turner. The Way We Think [M ].New York: Basic Books, 2002:182
[3]Fauconnier , G. Mental Space [M]. Cambridge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5.
[4]Fauconnier,G. &M.Turner. Blending as a Central Process of Grammar [A]. Ed.Adele Goldberg. Conceptual Structure, Discourse and Language [C].Stanford: CSL I Publications, 1996: 113-129
[5]Fauconnier, G. Mappings in Thought and Language [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7:149-151
[6]彭增安.隐喻研究的新视角[M].济南:山东文艺出版社,2006:141.
[7]汪榕培, 卢晓娟.英语词汇学教程[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5:38.
[8]熊学亮.认知语用学概论[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9.
[9]王寅.语义理论与语言教学[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2002:181.
[10] Fauconnier, G. &M. Turner. The Way We Think: Conceptual Blending and the Mind’s Hidden Complexities.[M].New York: Basic Books,2002: 120 – 131.
[11]张子宪.概念合成与英语中的复合名词[D].北京:北京林业大学,2009:I
[12] Jackson, H. &Amvela E. Words, Meaning and Vocabulary[M].London:Cassell,2000:85.
[13]王文斌.英语词汇语义学[M].浙江:浙江教育出版社,2001:140-145.
[14]刘正光.关于N-N概念整合名词的认知研究[J].大连:外语与外语教学 2003(11):176.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论文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lunwenku.com/liuxue/3697/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论文库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