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留学论文 合作型对话中学习者语言水平与二语学习关系分析

合作型对话中学习者语言水平与二语学习关系分析

合作型对话中学习者语言水平与二语学习关系分析 摘要:通过定量研究检测了在合作型对话活动中学习者的语言水平与他们二语学习之间的关系:48名不同语言水平的受试分为三组,即高~高水平组,…

合作型对话中学习者语言水平与二语学习关系分析

摘要:通过定量研究检测了在合作型对话活动中学习者的语言水平与他们二语学习之间的关系:48名不同语言水平的受试分为三组,即高~高水平组,高一低水平组与低一低水平纽,每组16人,每组8对;48名受试通过不同的组合方式完成5个步骤的合作写作任务。结果显示在合作型对话活动中,受试的语言水平对他们产出的相关语言片段和他们的二语学习有显著影响,且受试语言水平越高,他们产出的相关语言片段越多,二语学习效果越明显。

关键词:合作型对话;语言水平;相关语言片段;二语学习

合作型对话是指“说话者从事解决问题与知识建构等方式的对话活动”。l1](Ⅲ该类对话活动可使学习者通过可理解性输出注意到自己现有中介语系统与输入语料之间的差别,促进其语法结构更深层次的加工,从而有利于二语学习者语言系统发展。

然而,在合作型对话中,学习者语言水平差异、社会经济状况、性别、动机、文化背景等等都会对二语学习效果产生影响。鉴于此,本文从学习者语言水平出发,通过定量数据分析在合作型对话中学习者语言水平与二语学习之间的关系。

、相关文献综述从教学角度出发,面对不同语言水平的学习者时,教师通常将他们搭对或分成不同的小组。Storch的研究结果表明层级分明最高的组别(低水平组与中上水平组)与其他组别比较起来,在任务活动总的合作是最成功的,且层级不明显的组别(低水平组与中等水平组)错失了大量练习与获取知识的机会o~2](P29-53)因此,语言水平差异是不能较好进行合作对话的主要原因。Leeser的研究着重于学习者语言水平对相关语言片段(LRE)的影响作用,结果显示高一低水平组介于高一高与低一低水平组之间。[”Watanabe&Swain指出只要是在合作型语言交互活动中,学习者语言水平差异并非是同伴互助学习与二语学习的充分条件,而应注重交互活动的合作形式o[4](P121-142)Kim&McDonough研究证实了对话者语言水平越高,产出的具备词汇意义的相关语言片段就越多,解决的相关语言问题也就越多。[53”嬲’总之,在合作型对话中,对话者语言水平是影响同伴互动、学习者二语发展的重要因素,需要结合我国现代大学英语课堂教学的实际情况进行更深更全面的探索。因此,本文提出两个主要研究问题:一是合作型对话中学习者语言水平与之产出的相关语言片段关系如何?二是合作型对话中学习者语言水平与之二语学习关系如何?二、研究设计(一)受试。本研究受试为湖南某重点高校48名大一非英语专业新生,其中男生24名,女生24名,年龄相仿。根据他们高考成绩与英语入学考试成绩,他们分别遍入了A班与C班,即高水平与低水平班。

(二)研究过程。本研究分为5个步骤,由于非英语专业学生一周仅有4节英语课,所以本研究持续时间为3周。步骤1:教师给每组受试一个规定的作文题目,受试当场相互合作完成即定作文,且写作过程中受试不得借助任何工具书或求助教师,写作时间为4O分钟,以此来作为每组受试的前测成绩。

步骤2:一位本族英语学习者即一名英籍外教修改了每组受试合作写的论文,在修改过程中保持受试的表达原意,尽可能使原作内容、语法、形式等各个方面得体化、标准化。步骤3:教师将每组的原稿与修改稿发到每组受试手中,并要求受试讨论比较两个版本每一个不同点,包括具体的语言问题、谴词造句、内容等,受试与搭档之间的讨论过程进行全程录音。步骤4:与步骤1相似,教师再次将每组受试的原稿发到其手中,且要求他们将文章进行重写,写作时文章可做任何必要的改变,以此来作为每组受试的后测成绩。步骤5:回忆式访谈,所有任务完成后,教师对每位受试进行了一对一访谈,以分析每位受试对该合作任务的看法及合作方式的意见。

三、研究结果37提高到后测的86,其次是高一低组,由前测的44进步到后测的71,低一低组的进步并不明显,仅从前测63到后测的68。

四、研究讨论

本研究目的是为了探讨在合作型对话中,不同组合的学习者语言水平与之产出的相关语言片段、二语学习之问的关系。Swain Lapkin[6](P99118)将相关语言片段定义为“合作型对话中学习者讨论自身语言输出、思考语言使用情况的任何对话片段。”相关语言片段是合作型对话活动中检测二语学习的重要标志(Watanabe&Swain)。¨(n。“所以,本研究对各组受试产出的相关语言片段进行了全面统计,24组受试共产出172个相关语言片段,高一高组为91个,高一低组为7O个,低~低组为11个。也就是说,组合学习者语言水平越高,产出的相关语言片段也就越多,该结果与先前Leeser、WatanabeSwain的研究结果一致。[3](P55-81)值得注意的是,不同语言水平的受试产出的相关语言片段种类各不相同,其中高一高组、高一低组集中于语法类(比率分别为59.3与54.3),低一低组集中于词汇类(64.3)o[4](P121-142)原因是因为本研究采用的合作型对话活动是写作活动,低一低组受试由于语言水平相对较低,掌握的词汇量不多,因此总是通过协商去回忆、寻找或探讨出更恰当的词汇去表达自己的思想观点,然而高一高组、高一低组却不径相同,受试掌握的词汇量较为丰富,因此他们将更多的注意力集中于对语法问题的讨论。再者,就相关语言片段成功解决的类型而言,受试组合的语言水平越高,成功解决的相关语言片段问题也就越多,笔者进一步仔细研究转换文本后发现在8组高一低组中,32个(60)的相关语言片段是高语言水平学习者提出的。然而低一低组未解决的相关语言片段占63.6,其中一部分是对话讨论后受试发现却不能正确解决的,另一部分属于未能发现解决的。因此本研究认为在合作型对话活动中,低语言水平学习者若与高于自己语言水平的学习者搭档,产出的相关语言片段也就越多。换言之,在合作型对话活动中,由于低语言水平学习者语言能力发展尚未完善,因此他们受益于高于自己语言水平的学习者。这一结论为Leeser、Watanabe Swain的研究提供了有力证据o[4](P121-142)本研究在此基础上还探讨了合作型对话活动中学习者语言水平与他们二语学习发展之间的关系。从各组受试前、后测成绩来看,各组均有了显著进步。由于高一高组受试解决问题、分析问题的能力最强,因此他们进步最明显,且当低语言水平学习者与高语言水平搭档时的进步程度也高于他们搭档同等水平的学习者。16名低语言水平学习者参与了本次实验的回忆式访谈,14名(87)的低语言水平学习者愿意与比自己语言水平高的人搭档,也承认从中受益。不仅如此,48名参与本实验的受试,45名(94)认为愿意参加类似的合作型对话活动,且16名(100)高语言水平学习者也表示自己非常愿意与搭档合作,无论搭档语言水平如何。另外,本研究采用的合作型对话方式也是解释该现象的原因之一。与“信息沟”等活动不同,高、低水平需要彼此交换信息来完成任务,且在任务中各自合作承担不同的角色,因此在活动中有更多的意义协商与信息交换,而合作写作却与之不同,两种语言水平学习者没有即定的角色任务之分,高水平语言学习者无法解决的问题,绝大多数低语言水平学习者也较难解决。因此,该结果再次为低语言水平学习者受益之说提供了有力证据。

五、结论

本研究证明了在合作型对话活动中:学习者语言水平越高,产出的语言相关片段就越多,二语学习发展也就越快,且不同语言水平学习者在合作型对话活动中可以相互学习、相互受益。学习者不仅受益于教师本身,也受益于同伴。因此,在现实英语课堂活动的具体运用和组织中,教师应清醒认识到在合作型对话活动中,同伴互动有益于二语学习,且学习者语言水平越高,受益程度越大。教师应根据学习者课堂具体表现,利用现有的教学研究成果指导课堂教学,恰当灵活地运用教学手段组织课堂同伴互动活动,最大限度地提高二语学习者语言水平,更好地为我国外语教学服务。

参考文献:

[1]Swain,M.FrenchimmersionresearchinCanada:recentcontributionstoSLA and applied linguistics.Annua1Re—view ofAppliedLinguistics.2000.[2]Storch,N.How collaborativeispairwork?ESL tertiarystudentscomposinginpairs.LanguageTeaching Research,2001(5).[3]I.eeser,M。J.Learnerproficiencyandfocusonform dunngcollaborativedialogue.LanguageTeaching Research,2004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论文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lunwenku.com/liuxue/3713/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论文库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