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硕士论文 我国民族声乐艺术探究(5篇)

我国民族声乐艺术探究(5篇)

我国民族声乐艺术探究(5篇)摘要: 第一篇:美声唱法对我国民族声乐艺术的影响 【摘要】对于美声唱法而言,发起于文艺复兴时期的歌剧,在意大利发展起来,是一种特征鲜明的歌唱流派,在发声方面,拥有完整、全面和科学的发声训练体系。中国声乐艺术实…

第一篇:美声唱法对我国民族声乐艺术的影响

【摘要】对于美声唱法而言,发起于文艺复兴时期的歌剧,在意大利发展起来,是一种特征鲜明的歌唱流派,在发声方面,拥有完整、全面和科学的发声训练体系。中国声乐艺术实现了美声唱法与民族唱法的有机融合,选取更加恰当的声音与形式,实现艺术作品的呈现。由于借鉴了美声唱法的优势,使得民族唱法更显完美。为此,要全面分析美声唱法对我国民族声乐艺术的影响。

【关键词】美声唱法;民族声乐;艺术影响前言

在20世纪初期,美声唱法进入我国。在发展初期,出现水土不服,凸显不适应。随着不断发展,逐渐与民族音乐艺术实现积极融合,成为发展趋势。美声流派对我国的歌唱事业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在诸多业内人士的积极努力下,我国的歌唱事业得到全面发展,进入新的发展时期。对于美声与民族音乐而言,二者存在一定的差异,因此,需要彼此进行交流与借鉴。二者都具有各自的优势和特点,发生技巧独特,使得各自实现延续和发展,魅力十足。正是因为二者的独特魅力,才能实现彼此之间的有价值的借鉴。将两种音乐表现形式进行积极融合,在根本上对声乐艺术产生不可替代的影响。美声唱法传入我国之后,对声乐的传统观念进行了改变,使得人们更加注重对民族音乐的思考,更加注重训练的科学性,促进指导的合理性,突破经验积累的单一需求,这充分体现了我国声乐艺术的进步。当前,在声乐领域,取得了显著的进步,很多优秀的选手在一些国际比赛中获得荣誉,得到世界的认可,极大地提升了我国声乐在国际上的地位。同时,在美声唱法的影响下,民族音乐取得跨越式的发展和进步。为此,为了实现民族音乐更快的发展,必须重视美声艺术的研究。

一、对美声唱法的全面介绍

对于美声唱法而言,其发源于西方的歌剧,主要发展于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在歌剧的发展初期,男女具有一致的唱法,但是,在声部上具有差异,分为高声部和低声部。男生部由女中音演唱,阉人复杂女声。随着歌剧的不断发展,鉴于剧情表达的需要,阉人的作用逐渐减小,通过不断变迁,在歌唱家的不断努力下,一种更加华丽的唱法诞生,这种唱法更加丰满,色彩明丽,展现金属的意味,也就是如今的美声唱法。这种唱法除了声音的重视,其之所以被接受和认可,主要是其能够实现声音与情感的综合,达到了声音与感情的融合,这一点与我国的民族唱法异曲同工。当前我们所提到的唱法是经过长期发展、不断完善而形成的,彰显艺术沉淀的效果,达到了一定的艺术高度。美声唱法具有自身的特点,主要是混合声区唱法。其实,这种唱法是真假声的搭配,有效调动所有的共鸣腔体,效果更加明显和独到。美声唱法更加关注演唱者对高音的控制和掌握能力,力求喉咙使用时的稳定性,扩展音域,促使音色更加优美,形成流畅的腔调,实现对发声器官良好的控制,这些都是美声唱法的基本形成因素。为此,美声唱法发展迅速,科学性更强,在中国也备受欢迎。

二、对民族唱法的介绍

民族声乐艺术是艺术的结晶,在我国文化历史中占据重要地位,是艺术的瑰宝,其发展于劳动中,主要在狩猎中得以体现,后期被应用在祭祀等活动中。随着时代的不断发展,形成了当前的音乐形式。鉴于文化和审美的效果,民族唱法独显完美性。在我国的民族音乐艺术中,主要包含戏剧、民歌以及说唱艺术等。在现代,民族唱法更加注重气息,追求有力的呼吸效果和支持,要维护喉咙的稳定性,保证收放自如的效果。要重视头腔共鸣的实现,其它共鸣发挥辅助的作用。当前的民族音乐很大程度上借鉴了美声唱法和演唱技巧,风格彰显自然和清新,深入喜爱。

三、对美声唱法与民族唱法区别的分析

对于美声唱法和民族唱法,其植根于不同的音乐和文化土壤,表现形式存在差异。但是,在本质上,二者都是借助声音这种方式,实现对情感的深切表达。二者的区别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即唱法和共鸣上。在唱法上,二者在嗓子的发力、真假声的比重以及混合层次上具有不同。在共鸣上,民族只是体现了一部分共鸣,而美声唱法更加多样,实现了混合共鸣、混合声区、真假混合等,共鸣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是主要的元素。

四、深入分析美声唱法对民族声乐产生的影响

对于艺术的发展,是在不断交流与相互借鉴中实现进步的,因此,要注重对先进文化的学习和渗透,只有这样,才能促进文化水平的提升。在我国,声乐艺术还存在不足,需要积极借鉴外来文化,进行补充。因此,为了更好地完善民族音乐,对于西方歌唱的借鉴具有重要意义。美声唱法在进入我国之后,深刻地影响了民族唱法。立足不同的文化和审美,美声并没有被各个层次的人群接受,因此,两种唱法需要相互借鉴。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出现了大批音乐艺术家,他们在继承本土音乐传统的基础上,积极吸收国外唱法和技巧,引入美声唱法,积极改进民族唱法,实现了美声唱法在我国的大规模发展。民族音乐与美声唱法拥有独立的体现,特点不同,需要相互借鉴,共同发展。由此可见,美声唱法对民族声乐艺术的影响十分深远。

五、结束语

综上,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和进步,国家之间的交流更加广泛,音乐上也开展了积极的合作。借助不的渠道,实现相互学习与借鉴,实现对本民族音乐的改进。随着音乐需求的不断增强,民族音乐的发展具有了更大的空间,需要借鉴美声唱法的优势,与自身音乐进行合理融合,实现情操的陶冶,推动文化不断发展。

参考文献

[1]王小丽.浅析美声唱法对我国民族声乐的影响[J].黄河之声,2012,(01):40-41.

[2]庞洁.浅谈美声唱法的传播对我国民族声乐的影响[J].戏剧之家,2015,(09):77-78.

作者:杨悦 单位:吉林艺术学院音乐学院

第二篇:我国民族声乐艺术音腔美探究

摘要:音与音之间的“无缝隙”的连接形成了区别于西方声乐艺术的“音腔”。沈洽在《音腔论》中首次对“带腔的音”进行定义,其作为中国音乐文化的核心因子被世人所熟知。在“贵人声”的传统文化背景下,民族声乐成为“音腔”的主要载体,其审美特征也影响民族声乐的艺术特色,主要体现为音色之美、行腔之美以及旋律之美;其审美特征生发于中庸之道、自然之道的人文背景;注重“音腔”美与舞台表演的肢体美、文学美的协调关系。

关键词:民族声乐;音腔;审美;中庸道

“音腔”是中国民族声乐的核心要素。它既是一种音响呈现,也是一种文化呈现。我国民族音乐学家沈洽在《音腔论》中首次对其进行总结与概括,认为“广义来说,凡带腔的音,都可称为音腔。所谓的腔,指的是音的过程中有意运用的,与特定的音乐表现意图相联系的音成分(音高、力度、音色)的表现变化。所以,音腔是一种包含有某种音高、力度、音色变化成分的音过程的特定样式。”①中国带腔的音与西方的滑音等装饰音之间的区别,沈洽先生也做出了精准的区分。“它们都是包含一定幅度的音高变化的成分而言,它们也都是‘带腔的音’。但是在观念上,欧洲传统音乐体系强调的乃是音成分的稳定进行,是有意识地要把带腔这种特点控制在最小限度之内,就总体而言,它们并不是构成欧洲传统民族音乐的主导性的典型特征。”②如先生所言,带腔的音是中国传统音乐的主导性特征,也是中国民族声乐的构成细胞。音腔的大量运用形成了我国民族声乐艺术的独特风格,由它构成的各种旋律形态不仅生动地体现了中华民族人文内涵,还逐渐积淀成独特的审美意蕴。对民族声乐“音腔”美进行深入探究,便是对中国民族声乐艺术核心文化的了解。这不仅有助于人们清晰认知本民族的声乐艺术之美,还有助于歌者们掌握民族声乐演唱的精髓,同时还能促进民族音乐舞台表演的发展。因而,本文以民族声乐核心要素“音腔”入手,挖掘其审美特征,探究音腔之音色之美、行腔之美、旋法之美,阐释深层次的人文内涵,总结音腔审美在舞台表演艺术中的重要位置。

一、中国民族声乐“音腔美”的表现

“音腔”作为中国声乐的组成要素,在声乐作品以及演唱实践具体运用时呈现出的审美意蕴,主要体现为音色之美、行腔之美、旋法之美等方面。

1.音色之美:

多样性音色与节奏、音量、音速并称为音乐四大性质。音色“本译自Tonecolor,直译为声音的颜色、声音的色彩,指的是声音的个性特征,在歌唱艺术中音色更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元素。”③音色之间的差异主要由发声体的构造、材质等因素决定,也与其所处的文化环境以及音乐形态组合的方式等相关。我国民族声乐中的“音腔”是一个动态的概念,在音色审美上便呈现了多样化的特征。如古诗词声乐作品,是运用了大量特性的滑音音腔,来展现“古香古色”的“文人气息与韵味”。而戏曲剧种、各地域的民间歌曲,也是因音腔的不同形态,形成不同的音色审美特征。如山西、陕西一带民歌较少用级进、微分式的音级填补旋律空隙,“高亢”滑音音腔的跳跃更多“粗狂”而少“细腻”。东北民歌则多是大跳与级进结合,小音腔与大音腔结合、体现出了“明亮婉转”的“混合音色之美”。江南一带的民歌便是多运用小腔之韵,流畅、柔和、婉转的音腔色泽,宛如那江南女子般的“清澈、温柔、纯净”。

2.行腔之美:

意会性行腔是“音腔”之美展现的具象性动作,是音腔内涵外化的非随意性动作。它通过一套程式性技巧,结合气息、语言、动作,将歌唱作品中的韵腔精髓展现出来。因而,中国民族声乐“音腔”之美不仅表现在音色上,也渗透到多样性的行腔技巧上。可以说,“行腔”即是音腔审美展现的手段,也是音腔美展示的另一种载体。汉语语言发音是四声音调,在实践发声中运用大量元音,这成为中国声乐带腔音的主要原因。歌曲、戏曲演唱过程中,音乐与歌词的结合首先要考虑的是字词的发声,旋律与唱词的契合,便形成了“依字行腔”、“字正腔圆”的行腔技巧。“腔圆”是行腔者要达到的目的,“字正”是其要遵循的原则,和在一起就构成了重要的行腔技巧。不同剧种、不同作品在面对具体的“音腔”、具体的字词时,还需具体的处理方式。除了语言,表演者还要对气息、音量、音质做适度的控制。但总体而言,中国民族声乐行腔技巧主要体现为“看似无形却有形”的审美特征。它与音腔一样,没有声势浩大的仪式,只求润物细无声、顺其自然的“揣摩”。如润腔中有一种为了表现一字多音的长腔,字与字之间、腔与腔之间以“断中带连、字断情不断”为精髓。这对演唱者的要求是十分高的,用情感连接各个声腔、又要做到似断非断的行腔技法,其中的门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想必只有演唱者自己才能拿捏准确,没有办法用量化的方式进行衡量。如湖南民歌《洗菜心》就运用了这种行腔手法。除此之外、拖腔、甩腔等都是重要行腔技法,它们展现的音腔不同、技法的美感体验也不尽相同。

3.旋律之美:

“腻感”音与音结合构成一个个独特的音腔,音腔之间的结合便组成了一段段、一首首歌唱旋律。以音腔为核心的民族声乐艺术,在旋律上呈现出的是“横向性”的线条之美,这与西方美声中的“直音”不同。直音的运用使得音与音之间存在缝隙,形成颗粒感十足的音乐旋律,无法给人们的听觉带来“腻”的感觉。而中国歌唱艺术,包括戏曲、民歌、说唱,由于音腔运用,音与音之间通过滑音、微分音的填补,使得音与音可以“腻”在一起,连贯且无缝隙。形成一种独特的柔美,笔者称之为“腻感”。“腻”较多是形容食物口感之粘滑,也可以形容人与人感情交好的程度,例如人们常说“腻在一起”。因而,粘滑也好、腻在一起也好,都是指两个事物之间的距离之近、没有缝隙、没有隔阂。无论是食物与舌头、人与人、还是音与音。这便解释了中国民族声乐演唱总会给人一种“腻”的美感。无论是昆曲中千回百转的声腔,江南水乡的《茉莉花》,还是东北黑土地的《回娘家》。就连西北陕甘一带的花儿,低音到高音跨音区回荡时,音与音之间是靠滑动,而非直上直下,也会在粗狂、豪迈风情中感受到内在的“腻”即“韵味”。

二、中国民族声乐“音腔美”的人文内涵

我国民族声乐“音腔美”是在其所处的华夏文化土壤中孕育而成的。西方美声唱法是在宗教文化环境中生成,重视“器声”,追寻“颗粒”、“质感”的音色,不具备形成“音腔”的文化土壤。而中国五千多年的文化发展进程中,儒道哲学思想一直作为主导文化影响传统文化发展,同样影响民族声乐,包括中庸之道和自然之道。

1.中庸之道

“中庸之道”最早来自《论语》二十九章:“中庸之为德也,甚至矣乎!民鲜久矣。”具体含义是指,儒家创始人孔子认为,“中庸作为一种道德,它是最高尚的啊!但人们缺少这种道德很久了”。孔子所言的至高无上的道德之准则,是一种“无过又无及”的处事之道。“不偏不倚”、“适度”是它的精神内核。中庸之道产生于周代,礼乐中的精华之作“九韶”便是中庸思想的最高典范,孔子称其为“尽善尽美”,而郑卫之音因其音乐过度情感化违背了“适度”的原则,而被评判为脱离中庸扰乱人心性的“靡靡之音”。民族声乐“音腔”的人文内涵是中庸,在形态上的表现为:音与音之间的关系不追求棱角、突兀,要以连贯、婉转之形态表达人们内敛的情思。“音腔”形态体现的是“渐变”,与西方音乐颗粒美感强调的“突变”思维不同。“中庸之道”即是“中和”,正所谓“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页;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④和而不同强调是“不变中的万变”。音腔组合而成的旋律是流畅、婉转的,听过润物细无声的细微变化形成“同根异枝”的新曲调。

2.自然之道

自然之道为中国哲学之精髓。《老子》第二十五章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法自然”,这一句指明了道与自然的关系。“道”,在老子的思想体系中是一个根本的范畴,这个“道”,是一切的本体,是人、地、天之所共法,但是道最终遵循什么来运行呢?老子说,道所遵循的就是自然。由“道法自然”的观念出发,老子主张无为而治,因为自然是世间万物的终极法度,自然统率着万事万物,人是不可违背自然的,那么,就应当顺应自然,而不以人的意志强力为之,也就是“无为而治”。可以说,“道法自然”的观念是老子的理论体系得以建立的一块基石。⑤因而,影响音腔之美的另一个文化内涵便是“自然之美”。“自然”是指并非西方声乐中的装饰音那样有意识的创编出来,而全凭人们情感自然流露、顺道而为之的音乐产物。在“音腔”具体运用过程中,也是按照自然发展的原则,生发出民族声乐音腔的独特之“美”。这种美自然遵循地域、民族、方言特征,融化到文化中去,自然的生长、自然的沉淀,促成今天民族声乐艺术以音腔为精髓的审美特征。

三、中国声乐“音腔美”与舞台艺术

民族声乐“音腔”与舞台表演时的肢体动作、文学底本之间的“协调”关系,同样是恰影响、发挥音腔美的重要因素。

1.音腔美与肢体美协调

我国民族声乐舞台表演一直讲究“声、字、情、味、表、养、象”为一体。音腔之美不仅与字、声、情相关、与舞台表演的肢体动作要素也体现为部分与整体的辩证关系。音腔美即影响舞台艺术美整体展现、也受制于舞台表演的条件。尤其应注重表、做、情等肢体动作要素。例如,在戏曲舞台上,演员即需要音腔与肢体之间的协调配合、与其他演员以及观众之间的眼神交流,还要注意与唱腔相匹配的面部表情。在表现具体情境时,音腔要随喜怒哀乐情绪、手、眼、身、发、步肢体动作定其美感表达,决定了唱腔美的性质。

2.音腔美与文学美协调

文学主要是指的歌声背后的故事、文化。声乐艺术是旋律与唱词相结合、具有表意、表情的功能。无论是一首民歌还是一部精彩的戏曲作品,都有一个决定作品情感基调的文学脚本。演唱者在表演中要事先做好文学功课,协调好音乐与文学之间关系,音腔之美才会更恰如其分地表达出来。如《白毛女》中喜儿的唱腔都是随着故事发展的不同阶段进行变化。从开始纯真、活泼的少女变成最后躲藏于山洞的“白毛仙姑”时,唱腔音色、行腔技巧也变成了表达受尽欺辱、内心悲愤的情感。再如《杏花天影》演唱时,也要打破一字一拍的惯例,通过延长开头去声字时值形成拖腔,体现词曲典雅、古韵之美。结语中国民族声乐“音腔”美具有其独特性、也具有其多样性。这需要歌唱者在掌握其内在的人文背景基础上、从音色、行腔、旋律等方面细细品味。并在舞台表演过程中处理好肢体动作、熟悉文学底本。在文化整体观的关照下,表现声乐作品独特的“音腔”美。

注释:

①②沈洽.音腔论[J].中央音乐学院学报,1982(12).

③刘小艳.歌唱艺术重音色美探析[D].西南大学硕士论文,2009.

④薛金学.《论语》之道[M].山东人民出版社,2014.

⑤尤斿.国学知识全知道[M].中国华侨出版社,2013.

参考文献:

[1]修海林,李吉提.中国音乐的历史与审美[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

[2]余笃刚.声乐语言艺术[M].湖南文艺出版社,2000.[3]杨荫浏.中国古代音乐史稿[M].人民音乐出版社,2001.

[4]蔡仲德注译.中国音乐美学史资料注译[M].人民音乐出版社,1990.

[5]杨琦.音乐美的哲学思考[M].四川民族出版社,1995.

[6]刘承华.中国音乐的人文阐释[M].上海音乐出版社,2002.

[7]管林.中国民族声乐史[M].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98.

[8]郭建民.从对“韵味”的追求,看民族声乐艺术的审美特征[J].中国音乐,2002(4).

[9]王秀芬.歌唱中的“字”、“气”、“情”在演唱中国歌曲中的特殊处理一一兼谈我演唱护国歌曲的一些体会[J].人民音乐,2001(3).

[10]詹桥玲.民族声乐的润腔美[J].黄钟(武汉音乐学院学报),2000(1).

作者:林楠 单位:福州大学至诚学院

第三篇:我国民族声乐艺术独特价值探讨

【摘要】我国的民族声乐艺术有着悠久的历史,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深深地打上了中华民族的烙印,具有中国特色的艺术审美价值。民族声乐艺术是形、神的完美结合,不仅能够达到神设,还能做到神以形传,从而将感情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展现了我国民族声乐的独特的艺术价值。

【关键词】形神兼备 ;民族声乐艺术; 独特价值

我国的民族声乐艺术在我国的艺术领域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它具有独特的艺术风貌,它完美地展现了形神之间的和谐关系,通过声乐、器乐、以及舞蹈的有机结合。民族声乐是声乐艺术领域不可忽视的艺术形式,它是我国人民智慧的结晶,具有我国独特的魅力。

一、民族声乐艺术的表达形式

民族声乐艺术之所以是形神兼备的,这与其具体的表现形式是离不开的,它的表现形式主要有三种,即声乐、舞蹈和器乐。

(一)声乐

对于民族声乐艺术来说,声乐是核心部分,是民族声乐艺术表达部分的重要环节,是其关键本体。民族声乐艺术是最为广大的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拥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它也是最为通俗的一种艺术形式,它的情感表达贴近大众的生活,贴近大众的心理,因此由于民族声乐艺术的特性就缩短了创作者以及欣赏者之间的距离,每一个欣赏者有着不同的年龄、性别、社会地位、身份、以及生活经历、情感经历,但是民族声乐艺术却总能引起人们的共鸣,感受到民族声乐艺术的魅力。

(二)舞蹈

除了声乐,在民族声乐艺术中舞蹈也是一个重要的表现形式,它是民族声乐艺术中最常用的一个表达方式,它在民族声乐的神的传达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起着重要的辅助与烘托的作用。舞蹈不是单一的,而是建立在声乐的基础上的,以声乐为背景,通过肢体动作来展现,从而表达民族声乐艺术中的“形”,使民族声乐艺术达到了形神兼备的境界,舞蹈与声乐相辅相成,舞蹈主要是为了衬托声乐而存在的,正是它的存在为民族声乐艺术营造了气氛,带来了丰富的视觉效果。声乐与舞蹈都是优秀的音乐作品中不可缺少的因素,声乐给欣赏者带来听觉感官的满足,舞蹈满足了欣赏者的视觉感官,使民族声乐艺术作品具有丰富的内涵,给人们带来了艺术享受,感受到了艺术的魅力。

(三)器乐

民族声乐艺术中有很多种乐器,器乐的表达离不开各种各样的乐器的支持,不同的乐器能够产生不同的音色,器乐与声乐、舞蹈不同,它没有歌词也没有肢体动作,它依靠的就是乐器的音色,通过不同乐器的音色来塑造不同的意境,给声乐以及舞蹈提供美妙的旋律,欣赏器乐作品的时候,会出现一定的间断性和不连贯性,器乐的存在是民族声乐艺术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它为声乐的歌词以及舞蹈的肢体动作提供了载体,没有器乐提供的美妙的旋律,声乐以及舞蹈就没有存在的意义,民族声乐艺术就不会成为真正的艺术,犹如空中楼阁没了基础,虽然美好,但是却没有长期流转的理由和动力。对于民族声乐艺术来说,器乐和声乐有着同等重要的地位,虽然表现形式不同,但是在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只有将声乐和器乐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才能演绎出优美的曲子,展现出民族声乐艺术的真正魅力。

二、民族声乐艺术形神的和谐

对于我国的民族声乐艺术来说,形神兼备、声情并茂是其重要的特征和独特的魅力所在,形神兼备的特征在我国的很多艺术形式中都存在,比如说我国的传统戏曲,在塑造人物形象的时候,不仅追求人物的神似,更追求人物的形似,形似中包含着神似,神似中包含着形似这也就是我国传统戏曲中的人物塑造的最高境界。形与神之间的融汇贯通对于民族声乐艺术来讲是很重要的。民族声乐艺术的形神合一离不开声乐以及舞蹈的辅助,它们对于民族声乐艺术的形神和谐有着重要的联接以及烘托作用。形神合一是建立在民族声乐艺术中的旋律、节拍、舞蹈等多种元素的基础上的,是其内在情感以及神韵的载体,在多种元素的共同构成下,通过多种多样的形式来传递和表达情感,从而促进欣赏者以及创作者和演唱者之间的情感的交流与沟通。旋律、舞蹈等因素是民族声乐艺术形神统一的内在的神韵的符号,民族声乐艺术要想达到形神合一的境界就要加大其艺术化,使其情感表达效果不断增值。民族声乐艺术形神的统一,不是单一因素可以实现的,需要多种因素共同努力,比如说,创作者、演唱者、编舞者、等等,只有他们大力合作,才能将民族声乐艺术作品中的内涵以及情感理解透彻,才能抓住民族声乐艺术作品的核心,把握整个声乐艺术作品的精神,从而将其情感和内涵在合理的“形”的辅助下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传递给欣赏者,只有完美地演绎,才能营造出完美的意境效果,才能吸引欣赏者的眼球和目光,使其感受到民族声乐艺术的巨大魅力和独特的美感,从而得到人们的喜爱。形神兼备、声情并茂是我国民族声乐艺术追求的最高境界,也是我国民族声乐艺术最为独特的艺术价值,声乐、器乐、舞蹈是民族声乐艺术作品达到形神合一的重要载体,只有形神兼备才能展现出声乐作品的巨大魅力,给欣赏者带来美妙的感官享受,带来美妙绝伦的视听盛宴。

【注释参考】

[1]孟影.论民族声乐艺术之“声、情、美、韵”[D].沈阳师范大学,2013.

[2]王庆爽.中国民族声乐艺术魅力[D].中国音乐学院,2014

作者:李健 单位:赤峰学院音乐学院

第四篇:科学性及民族性需求下我国民族声乐艺术美学欣赏

摘要:我国声乐艺术的美学欣赏体现在多方面,并且有着不同的研究视角。基于科学性及民族性需求探索我国民族声乐艺术的美学欣赏,在促进中国声乐艺术的多元化发展,以及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声乐训练体系方面具有重要的价值。因此,本文站在民族声乐艺术美学欣赏的角度,简单从科学性和民族性两个视角探讨了我国民族声乐艺术的美学倾向,为中国民族声乐艺术的审美提供一定的借鉴。

关键词:科学性;民族性;民族声乐艺术;美学欣赏

基于音乐的发展角度来看,随着声乐艺术的进步,研究中国民族声乐艺术知识以及“学派”与“唱法”的学者越来越多,不同研究者持有不同的看法,他们对此问题的争论也逐渐延伸。在此发展趋势的影响下,不同深度的观点逐渐现于各种文献之中。对此,笔者也基于民族声乐艺术发展的视角,站在科学性及民族性需求的角度,对我国民族声乐艺术的美学欣赏提出了自己的一些见解。

一、基于科学性的民族声乐艺术美学探讨

1.声音训练中撷取美声唱法的精髓

由音乐的基本常识可以得知,歌唱需要以语言的传递为基础,对歌唱语言风格的界定不会以民族音乐的差别为原则,而是基于语言的特色。20世纪上半叶,在各种因素的作用下,“西学东渐”的思潮兴起。受此影响,源于西方的一些歌唱艺术开始在中国流传,其中尤为明显的是“起源于意大利歌剧的美声唱法”的流行。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到了1942年初,重庆上演了《秋子》,其中就蕴含了美声的唱法,但是却引起当时人们对此剧褒贬不一的看法,其中最主要的分歧点在于:这种源于西方的唱法与汉语发音之间的差异性矛盾。针对意大利语和汉语来说,是两种差别很大的语言体系,每个语言体系有着自己的特色和发音特点。并且在与歌唱发声进行结合的过程中,它们还会呈现出各自的个性特征。①拿汉语来说,单音节表意文字是其基内涵,发音的时候,不考虑因素的数量,最后的结果都是要切成单一音节。因此,基于汉字的发音的这类表现方式,“横咬字、宽咬字”等汉字发音规律特征得以形成。利用汉语语言进行发音的时候,运用较多的是口腔前部的动作,而在此基础上,“基音发音管”就会偏短,这些又会进一步对共鸣的释放和形成造成不利影响。基于汉语发音的这些特色,以声音为方式来深化情感的手段就难以在中国传统的唱法中得到完全应用。但是意大利语则不同,这种语言属拼音的多音节文字,相对汉语的发音来讲,意大利语的发音要简洁很多,并且语音因素也更容易把握。在这种语言的发音过程中,口腔的后部多是形成元音的最佳部位,并且具有很强的“竖向感”。而在这种发音特色的引领下,“基因发音管”的形成就会较长,而且重要的是,歌唱共鸣的形成与释放也会更加便捷化。意大利语的这种发音特色正为“美声唱法”中对声音表情性的注重提供了有利条件。美声唱法中,较为重视的是声音的连贯性,致力于表达的是美妙的歌声,正是这种极致的追求,在美声唱法的影响下,各种科学的发声以及训练方法才得以形成,且产生世界性的影响。我国民族声乐教学中,对声音的训练积极撷取了美声唱法的精华。例如金铁霖教授在此过程中所坚持的美学原则:“科学唱法具有一定的普适性,不论是西洋唱法,还是中国的传统唱法,其中都有明显的体现,发展这种唱法的关键是怎样去识别、借鉴,并有效继承。而中国声乐教学的任务是要以科学唱法中的普适性为基础,并将其应用到本国民族声乐演唱的特殊性中。”简单一点来说,其最终体现出的美学原则是“求同求异,以同为主”。②在他看来,一切“母音”都要以科学歌唱的共性为基础,具体的发声训练中,“母音着色”和“母音变形”方式的运用,体现的也是对美声唱法的一种借鉴。

2.基于民族性的视角,彰显民族唱法的优势

中国有56个民族,在这些众多的民族中,其生活习惯、民俗文化、地理环境、民族语言、民族心理等因素的呈现也是各不相同的,因此,我国民族声乐的形式在众多因素的作用下,也形成了多样化的特色。例如藏族的歌曲:豪迈奔放;江南小调:清新秀丽;蒙古长调:悠扬宽畅。从这些不同民族的歌曲特色中,不只能看到独具特色的民族风情,同时也体现了多样化的发声方法,但是,基于这些民族发声方法的研究来看,普遍运用到了“混合声”。基于金铁霖教授声乐教学的美学观点来看,在中国传统声乐的唱法中,“混合声”得到了很好的体现,并在运用的基础上得到完善和丰富。基于科学的观点来理解混合声,简单说就是真声和假声两种不同性质声音的一种混合,例如真声:明亮、具有力度。结实;假声:柔和、高位置、圆润等,真假结合,呈现出一种朦胧的美感。他认为,歌唱教学过程中,要让学生先忽视自己原来的声音基础;即真声、假声、混合声,然后接受严格的声音训练,让学生在具体的声乐学习中,能够学会多种声音的唱法。在这里,金教授欣赏民族声乐艺术美学性特征的时候,将真声和假声的混合作为了具体的展现内容。③从本质上来讲,声乐学习中对声音进行训练的时候,不管是混合声的运用,还是“U”母音通道的建立,都要明确要实现的目标:以科学为原则,力求尽善尽美,充分激发人体的发声潜力,并努力寻求科学正确的发声方法。只有以此为基础,才能进一步促进民族声乐艺术的进步,使其呈现出多样化的发趋势。

二、基于民族性需求下的民族声乐艺术美学欣赏

1.情动于中,“以情带声”

基于民族声乐艺术欣赏的角度来看,歌唱是情感的产物。针对这种观点,中国的古书中早有记载,例如“诗言志,歌咏言,故哀乐之心感,而歌咏之声发”。细细品味,中国的先哲们早已将歌唱视为一种情感寄托的方式。纵观中国的音乐文化发展历程,不论是兴盛于唐的唐诗,还是繁荣于宋的宋词,又或者后来的元曲、戏曲、民歌等艺术形式的创新,其中都是以情感的表达为主线,并牵引着声乐艺术的发展。在中国传统的声乐理论中,对音乐与情感表达之间的关系这样描述道:“情是气之本,气是情之身,情动气则生,气动声则响”。对这段文字进行理解可以发现:声乐演唱中,不论是运气行腔,还是发声吐字,始终需要伴随的是情感的表达。声乐演唱者在进行歌唱表演的过程中,要想充分调动声乐技巧,并加强表演手段的利用,演唱者首先需要做的就是将“感情”作为依据。这里的“情”不是通常情况下的情感,它是基于演唱者对音乐作品内涵深刻体验,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提炼出来的“情”,所以,这是一种极具“个性化”的情感。对此,演唱者要想进行完美的演唱,就要具备较强的艺术敏感度和艺术感悟力,同时要拥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因为只有基于这些条件,演唱者才能更好地领会声乐作品的意境和主题,然后在演唱中将作品创作者所蕴育的情感给有力地传达出来。很多情况下,自己被作品感动了,演唱者才能更好地将自己的感受注入到作品的表现中,最大程度地实现“心灵的歌唱”,从而进一步感染声乐欣赏者。

2.以字行腔,“以声传情”

从一定程度上来看,声乐演唱者在表达感情的过程中,运用到的一个重要载体就是语言。在语言运用的过程中,民族语言对音乐语言的形成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针对我国民族声乐的发展而言,“字正腔圆、以字带声”是其基本传统。相对而言,中国传统的声乐唱法与美声有着很大的差异性,从中国声乐演唱的角度来看,其对语言表达的清晰度比较重视,具有很强的语言性。针对字与声的关系来看,北宋的沈括曾经就此作了较为精辟的分析,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并将其记录在自己的名著《梦溪笔谈》中,例如其中这样一句话“古之善歌者有语,谓‘当使声中无字,字中有声’”。④从声乐艺术实际发展的角度来看,“字中有声”只是一个局部的要求,它所指的是:在实际的演唱中,演唱者的发音要做到使每一个字都饱满,并且有悦耳声音的支撑。另外,鉴于声乐演唱的角度,“声中无字”是对其所做的整体性要求,在这种要求的指导下,演唱者在演唱中所发出的声音要婉转、流畅,富有圆润之美,并且以此为基础,还要进一步实现与行腔的对应。在这种形式的声乐唱法中,不是要求演唱者将字给取消,或者是忽略咬字的发音,而是要实现以字套腔,在流畅的歌声传达中,进一步创造出富有感染力和音乐色彩的意境,并将字融入到这个创造的意境之中,

3.声情并举,意蕴深厚

从中国传统文化的角度来看,影响中国声乐艺术发展的因素有很多,例如中国传统的戏曲、经常提到的经典儒家文化。在各种传统文化因子的作用下,中国声乐艺术的美学追求是“达意之情”,而与此相对应,中国声乐艺术的审美核心变为“声情并举的韵味”,简单来说就是“字、声、情”的有效融合。另外,这里的“韵味”具有深刻的内涵,具体来讲,就是演唱者对情感的抒发、声音的表现、语言的应用。同时,这种韵味也是对艺术创造境界的一种追求,并在过程中体现出感情的深刻,意味的深远。从一些文学家的观点来看,例如唐代的白居易,他认为:“诗歌的最高意境在根情、苗言、华声、实义”,从这句话来审视中国民族声乐艺术审美的发展,其中体现的就是其韵味之美的基本准则和基本要求。从其他的角度来看,韵味之美在情韵、字韵、声韵的表现方面具有一定的差异性,但是仔细探究就会发现,这些不同的表现方面实则具有很大的关联性。在民族声乐艺术韵味之美的表达中,要想进一步使这种韵味美得以丰富和完善,就要为字韵和声韵注入一定的活力,在对此进行选择的基础上,情韵是最具有活力的源泉。古人作乐喜欢以情感人,这也是中国声乐艺术韵味之美的关键所在,基于此,才有这么一句话:“唱曲之法,不但声宜讲,而得曲之情尤为重。”

三、结语

综合来说,从科学性和民族性的需求角度来看,我国声乐艺术也有着不同层面的美学欣赏意识:基于科学性的民族声乐艺术美学的表现来看,其主要有两个方面的体现:声音训练中撷取美声唱法的精髓和彰显民族唱法的优势;基于民族性需求下的民族声乐艺术美学欣赏来看,其主要有三个方面的体现:情动于中,“以情带声”、以字行腔,“以声传情”、声情并举,意蕴深厚。此外,研究中国声乐艺术的美学体现,对促进我国声乐艺术的发展具有重要作用,并且基于时展的要求,中国的声乐艺术发展也应有所借鉴,并朝着多元化的方向发展。

注释:

譹訛王亚辉.论中国民族声乐艺术的美学特征[J].芒种,2013(1):199-200.

②杨海源.浅谈民族声乐艺术美学中的特征[J].北方音乐,2014(12):141-141.

③潘丽.试论当下中国民族声乐艺术发展的多元化[J].民族音乐,2013(3):8-9.

④史洁.王志信改编的新民歌之声乐艺术美学探究[D].兰州大学,2014:15-38.

作者:尹云芝 单位:信阳职业技术学院浅析

第五篇:我国民族声乐艺术的审美趋向分析

摘要:中国民族声乐具有民族性、科学性、时代性的艺术特点。分析声乐的表现形式独具一格的审美趋势需要对其文化的发源进行探究。本文从中国民族声乐艺术的审美角度对我国的民族声乐艺术审美趋向进行全面的解析。

关键字:中国民族声乐艺术;审美趋向

随着民族声乐艺术的不断发展,声乐艺术的发展模式,呈现出了独具一格的特色审美趋向。而对于这些民族性的声乐艺术审美特色,主要集中在下面几方面。

一、民族声乐的起源

民歌的起源,基于国家的传统民俗风貌,传于民间的百姓之间,是一种特殊的文化传播形式,通过口口相传的传输形式将劳动人民对生活感受进行传递。随着社会的逐步发展,这一艺术行式也不断发展、完善。伴随着中国悠久传统历史的发展,其中复杂多样的自然生态环境,都为我国的特色艺术提供了良好的基础。不同区域的民歌之间,有着鲜明的区别。而区别的根本就是当地民风与民俗对审美角度的区别。民歌的审美特色,是人们对生活斗争的一种自我愿望的展现,是通过歌声表达劳动人民征服自然、憧憬生活的愿望。随着社会的发展,这一领域内所涉及的范围也逐渐的广阔起来,从而形成了我国形形色色的区域声乐文化。

二、审美发展的规律

在民族声乐艺术的发展中,其审美的发展模式主要通过下面两种形式来进行表达。第一,继承中华民族传统的艺术发展形式及传统审美观点,并伴随着现代声乐观念的发展而不断精益求精。第二,要创造更具民族特色的声乐艺术,就需要传承传统的艺术形态,提高新的审美意识。以此来打破原有的框架,从而实现对民族声乐的全面发展。民族声乐的发展模式在进行审美角度的选择上,应当从实际的审美需求出发,借鉴国外的声乐发展形式以及表现形式,在原有传统的艺术上提高审美,立足于传统,实现民族声乐的发展。

三、声乐审美的运动性心理发展

不同民族对美的事物的感知都存在不同的运动性心理,因此在表达上,都有各自的不同方式。在发展的过程中,也逐步实现了对实际审美的全面发展。如,在我国的现代民族声乐发展中,其唱法继承了戏曲、民歌、等传统演唱方法的精髓,同时借鉴了西洋唱法的科学发声方法,演唱效果得到了有效的提高。从我国的民族声乐发展形式来看,这种改革模式下的声乐发展模式,是建立在结构心理上的一种变化形态。民族声乐的审美观点,从上面的心理角度来看,体现了在稳定的发展中,应用运动惯性,通过民族的发展模式完成对心理的运动性发展,这样在人们的大脑内部能够更好的唤起对形态美的赏析,实现对美的快感支配。这是由群众文化沉淀不断积累发展而来的,是十分珍贵的宝藏。在审美的思想活动中,如若审美的对象总是那么的单调,那么这种演绎活动在人们反反复复的赏析中,就会逐渐变得乏味,缺乏了新鲜感,出现审美上的疲劳。听众的审美在不断提高,因此为满足听众日益提高的审美需求就需要站在新的审美角度上去审视现有的民族声乐艺术的表现形式,让人们能够在声乐的表演中,看到民族声乐得不断发展。

四、声乐艺术表演中所受到的审美影响

纵观我国艺术的发展历史,民族声乐的成长离不开人们对审美角度上的转变。而这与我国自有的生生不息的自然地理生存条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出于人文心理的审美区别,这类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都极大的影响到了社会的发展。在审美态度的转变过程中,通过对现有的审美角度的改变,人们在对原始的自然情怀上的转变,也出现了一定的转机,这种形式,对于排他性现象的出现,也能够很好的体现。只有真正的应用其他的理论认知,才能够确保理论形式上的艺术改变,并通过这样的现象,实现对基本民风文化的保留。在这样的审美心理改变的情况下,实现对已知因素的分析,从审美的心理角度上实现对精神上的解脱,最终实现对民族艺术的审美趋势调整,使民族声乐得到进一步的发展。艺术的演绎不分民族,因此在表现的形式上,应当建立在民族特色的基础上,展现出艺术无国界的特点。艺术在演绎的过程中,本身就是建立在相互感染相互学习的多样化环境下的。因此做好相互借鉴,就成为了对艺术发展的一项重要因素。从这种形式中实现对自身艺术展现能力的有效提升,从而实现对民族声乐在艺术展现上的发展。

五、声乐艺术在表现方法上的转变发展

任何的声乐艺术在对美的展现发展上,都是从原生态的行为唱腔到现代化艺术化的美感唱腔发展的。我国在这方面的发展中,主要有以下的发展历程。最开始,声乐的表现从原生态唱法中逐渐脱颖而出,并以一种特殊的表现特点体现出当地的生活习俗。这种表演,建立在人们对生活丰收的喜悦,因此其审美是建立在最朴实的生活上的。这种唱法,就是最原始的唱法,通过简单的鼓点配乐,从而完成对声乐的配合处理。我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因此在原生态的美学表现上,也展现出了其他国家所不具备的丰富多彩。伴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生产并不意味着耕种养殖,因此随着人们生活形态的逐渐转变,人们更热衷于次生态的艺术表演。这一形态的出现,建立在对原生态表演形式的一种升华。通过对现代文明的赞扬,并以剧情的发展模式来进行演绎表演。再或者通过一种自嘲或者讽刺的形式将社会中所存在的一些现象进行展现,其审美的角度也逐渐发生了偏离。而这一类的声乐艺术的转变,就造就了新的时尚形态,伴随着社会流行音乐的迅速发展,成为了代替原有原生态形式的另外一种民族声乐。表现的形式上,还站在原有的声乐歌唱艺术上,通过新的演绎形式进行文化的传播演绎。再往后发展,随着全球化的经济发展认知,人们对异种族文化的探求的步伐逐渐加快。在这种发展中,有的借助异民族的声乐表现形式来展现本土特色,也有的借助本土的声乐特色来对异民族文化进行宣传。随着社会发展,这种形式是必然的。因此需要以此来增加人们对新型审美角度的认知,通过新风格的技巧展现认知,从根本上完成对同发展行为的有效学习,并实现对新型美感的贯彻。在这些转变的过程中,是从民间到学院的转变。最早的表演人员均为基层的农户,而后期的表演人员则变成了相关学院毕业的学院派。在这个变化的过程中,影响的根本就在于人们对美的审视度的转变。并因为这一转变导致艺术展现形式上的全面调整。从原本的基层民风直面展现到后期的借用全新艺术体系的新发展,这不仅能展现出民族特色,同时也从审美的高度上进行了提升。对于不同民族的唱腔形式上,也通过区域化的调整,从固有的民俗特色展现出具有地方特色的国学声乐艺术。这一转变,是我国民族声乐在艺术审美趋势上的华丽转身,是代表着我国声乐艺术实现了时代性转折的重要变化。

结语

随着我国经济建设速度的不断加快,人们对生活的要求出现了从衣食到精神需求的转变。声乐表演,通过一种艺术形态的技艺演奏,让听众接受到更加纯美的艺术演绎,在丰富日常生活的过程中,也陶冶了人们日常的生活情操。声乐艺术的表演,其本质在于为人们展现一种艺术的美感。因此只有人们能够欣赏到其中的美,才能肯定艺术。随着现代社会的快速发展,传统民族声乐的审美角度,已经不能够满足已有的社会发展趋势,通过审美提高的探求,从而有效的改变人们以往的审美形式,促进声乐艺术趋向于人们的大众审美发展。

参考文献:

[1]张海玲.中国民族声乐审美心理的发展[J].华章,2014,(10):120-120.

[2]朴荟霖.声乐演唱风格的趋向研究[D].东北师范大学,2004.

[3]吴妮妮.文化转型中的中国民族声乐现代性历程[D].华中师范大学,2007.

[4]王卓.论传统民歌创编与民族声乐艺术发展[J].艺海,2014,(12):40-44.

[5]孙艳丽.中国当代民族唱法发展趋向研究[D].聊城大学,2007.

[6]李欣鑫.对中国民族声乐的再认识———以习惯性思维为切入点[D].曲阜师范大学,2014.

作者:孟妍 单位:沈阳音乐学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论文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lunwenku.com/shuoshi/22369/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论文库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