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英语论文 试析汉语惯用语的翻译方法研讨

试析汉语惯用语的翻译方法研讨

试析汉语惯用语的翻译方法研讨 【论文关键词】汉语惯用语 翻译 翻译方法 【论文摘要】汉语惯用语丰富了汉语语言,如何翻译汉语惯用语是本文的中心,本文探讨了常用的翻译方法在惯用语翻译中…

试析汉语惯用语的翻译方法研讨

【论文关键词】汉语惯用语 翻译 翻译方法
【论文摘要】汉语惯用语丰富了汉语语言,如何翻译汉语惯用语是本文的中心,本文探讨了常用的翻译方法在惯用语翻译中的应用,为翻译工作者提供一些思路。
在汉语中,存在着大量的习惯用语,而这些习惯用语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时时刻刻都会出现,正确使用惯用语能使我们的语言锦上添花,但是在和外国人交际时,我们不可避免的也要使用到惯用语,对于日常生活中耳熟能详的惯用语我们应该怎么翻译呢?本文将对惯用语的特征进行分析,然后探讨其翻译方法。
一、惯用语是汉语熟语的一种
汉语惯用语有以下几个特点:(1)构成相对稳定,结构相对固定。即,词组的主要成分不是自由组合搭配的。如“不管黑猫白猫,捉住老鼠的都是好猫”,我们就不能把“黑猫”替换成“灰猫”“蓝猫”等。(2)整体意义不是每个词各自单独意义的叠加。(3)具有明显的口语色彩。(4)具有一定的修辞作用。
汉语惯用语同英语idiom(成语、习语)相比较后,idiom有以下特点:(1)它是一组词,而不是一个单词。(2)结构相对稳定。(3)意义不是构成成员各自意义相加而成的,而是整体意义。(4)翻译时不能逐词硬译。
汉语惯用语的基本特征同英语idiom所具备的四个基本特征相似,因此可将汉语惯用语英译成“idiomatic Chinese”。汉语惯用语是一种是用频率高、表达力强、形象生动,在各种形式的口头、文字材料中经常出现的语言现象。因此对汉语惯用语的英译研究是很有必要的。
汉语惯用语的英译研究基本反映了整合(Integrational Approach)特征。符合现代语言研究向整合方向发展的趋势。虽然说占 20世纪语言研究主流的是孤立法(Segregational Approach),这种方法也曾为现代语言教学提供了许多理论,但其将语言作为封闭的符号系统的研究方法,随着语言研究的深入,已经越来越不能适应语言研究的需要。而整合语言学(Integrational Linguistics) 形成于20世纪80年代,以哈里斯(Roy Harris)、努伍(Nigel Love)、泰勒(Talbot Taylor)为代表,认为语言研究不能忽视非语言成分,并强调语用、功能及文化对交际的影响。如果把整合语言学家的观点运用于汉语惯用语英译,就必须吧惯用语英译置放在语篇、情景语境、文化语境、互文语境、问内语境中。汉语惯用语深深根植于中华文化的沃土,只有放在中华文化与英语国家文化的大背景下考查,才能把握住方向。
作为汉语语言的一种特殊形式,惯用语同中华文化相互依存、相互促进、共同发展。惯用语独特的历史、文化、传统、习俗、思维模式、道德水准、价值观紧密相连,并在文化环境中产生意义。惯用语不能脱离文化而孤立存在,一旦离开了文化背景,惯用语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尤其是那些饱含人类对客观世界情感的惯用语,因为它们不只是概念,还具有丰富的寓意。惯用语是文化的载体,它反映文化,传播文化,发展文化。
不同的历史、文化、传统、习俗、思维模式、道德水准、价值观和地理因素,形成了不同文化间的差异。惯用语在翻译后会在不同文化中唤起不同的人类情感与意义。“黑孩子”是在中国执行特定的计划生育政策背景下产生的新词汇,“黑”指“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私下进行,不能上户口”多层含义,但没有“黑人”,“黑皮肤”的含义。如果直译成“black baby”,西方人一定会理解成“黑人”、“黑皮肤”、“非洲人的孩子”。因此“黑孩子”应该放在中国计划生育国策的文化大背景下进行翻译,即“off-the-book baby”。狭义的看,惯用语翻译是把一种语言转换成另一种语言;广义而言,惯用语翻译的过程是在探索从一种文化转换成另一种文化内涵的过程。汉语惯用语英译是从对惯用语的分析开始的,其过程就像将原始材料加工成产品一样。首先把惯用语放在汉语文化背景下分析,确定汉语文化同英语文化的差别与联系;然后根据翻译目的及读者群制定翻译策略,构建相应文字,最后展现给读者。
二、汉语惯用语的翻译方法
1、融合法(Integration Model)
融合法指将惯用语意义同文化、情景因素综合考虑的方法,翻译时要综合考虑惯用语意义、上下文、英文搭配等综合因素。镶嵌式惯用语指那些在特有框架内镶嵌进相应词语的惯用语。如:
有……有……
不……不……
大……大……
如“有板有眼”意为“言语行动有条不紊,富有节奏或章法”。
(1)他说话总是有板有眼。
(2)她唱歌有板有眼。
(1)中的“有板有眼”同“说话”语境因素相结合,重点意义落在“有条不紊,有章法”上,因此可译成:“Whatever he says is well presented.”
(2)中的“有板有眼”同“唱歌”语境因素相结合,重点意义落在“富有节奏”上,因此可译成:“She sings rhythmically.”
镶嵌式惯用语“有血有肉”意为“活生生的”,文学作品常用来形容形象生动,内容充实。如:
(3)小说人物刻画的有血有肉。
(4)这是一篇有血有肉的报道。
(3)中的“有血有肉”同“小说人物”语境相结合,重点落在“从生活中来的活生生的人物”上,因此可译成“The portrayal of the characters in the novel is lifelike.”
(4)中的“有血有肉”同“报道”语境相结合,重点落在“形象生动,内容充实”上,因此可译成“The news report is full of vivid details.”
2、形象阻断法(Block Model)
形象阻断法指惯用语表达形式消失,形象未进入目标语。镶嵌式惯用语“大手大脚”指“浪费”,和“手大脚大”无关,因此不能译成“big hands and big feet”。若这样翻译,则手脚的形象被完全阻断。

(5)他花钱大手大脚。
例(5)中的“大手大脚”语境指人的行为,因此可译为:“He spends extravagantly.”
3、释义法(Annotation Model)
释义法指为惯用语提供文化语境信息和真实意义。例如“点头哈腰”表示“低三下四,献媚讨好”的意思。
(6)他拍胸脯说房子已经卖掉了。
“拍胸脯”意为保证,因此可译为:“He vouches for it that the house has been sold.”
4、直入法(Go-ahead Model)
直入法指惯用语表达形式直接进入译文。如果定型动作是中西文化共有的或相通的,则定性动作可直接进入译文。
(7)他对领导点头哈腰。
(8)小李点头哈腰地进了经理办公室。
例(7)中“点头哈腰”指恭顺或过分客气,因此可译为:“He bows unctuously to his superiors.”
例(8)中小李既有点头哈腰的动作,又有“奉承”、“讨好”的含义,因此可译为:“With much bowing and nodding, Xiao Li went into the manager’s office.”
惯用语的主要特点是字面意义不是真正意义所在,在一定场合下转义才是要表达的真正含义。因此,在惯用语的英译中,首先要明确惯用语的实际意义及其同英语文化的关联。释义法是比喻、借代类惯用语英译的主要方法,其缺点是中文的形象完全消失。
(9)他发现她和别人跳舞,他很吃醋。
(10)别说风凉话。
(11)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例(9)中“吃醋”意为“嫉妒”,全句可译为:“He was very jealousy when he discovered that she danced withe someone else.”“醋”的形象在英文中完全消失。
例(10)中“风凉话”指“尖酸刻薄的言语”,和“风凉”无关,不能译成“cool”。全句可译为:“Don’t make sarcastic comments.”
例(11)中“唱红脸,唱白脸”与传统戏曲有关。“唱红脸”指在传统戏剧中勾画红色脸谱扮演正面角色,比喻在解决矛盾冲突的过程中充当友善或令人喜爱的角色,“唱白脸”与之相对,指在传统戏曲中勾画白色脸谱扮演反面角色,比喻在解决矛盾冲突的过程中充当严厉或令人讨厌的角色。(转引自《现代汉语词典》)“wear the red make-up of the stage hero”是“唱红脸”的原意释法。“唱红脸,唱白脸”用释义法译为:“One coaxes, the other coerces.”此时,“红脸,白脸”的戏曲形象在英文中完全消失。
5、部分替换法(Partial Substitution Model)
部分替换法是指英译时首先确定重点词,然后替换部分英美文化难以接受的意象。比喻、借代类惯用语是偏正结构时经常使用这种方法。
(12)露水夫妻
(13)吃奶的力气
例(12)中的“露水夫妻”指非法同居,英译成“one-night stand lovers”。夫妻形象在英语中部分保留,而“露水”形象在英文中完全消失。
例(13)中“吃奶的力气”指所有的力气,英译成“strainevery muscle”。“力气”在英语中部分保留,而“吃奶”形象在英语中完全消失。
6、替换法(Substitution Model)
替换法的特点指惯用语形象被目标语形象完全替换。
(14)背黑锅
(15)赶鸭子上架
(16)每次发言时,我都心里打鼓。
在(14)中,“背黑锅”指被冤枉、责怪,英译成“hold the sack”。“黑锅”形象被“sack”全部替换。
在(15)中,“赶鸭子上架”指能力有限,但被迫从事某项工作,英译成“force a donkey to dance”。“鸭子”形象被“donkey”全部替换。
在(16)中,“心里打鼓”指心里没底、忐忑不安,英译成“Whenever I have to make a speech, I get butterflies in my stomach.”“打鼓”形象被“butterflies”全部替换。
因此,惯用语英译可根据语篇类型,明确原文究竟是以表达功能、信息功能,还是呼唤功能为主,结合惯用语在语篇中的重要程度以及在译入语中的可接受性等因素,进行综合考虑,慎重选用融合法,形象阻断法,释义法,直入法部分替换法,替换法。总之,保留或以对等形象替换的翻译方法不失为上乘之选。

参考文献

[1] 包惠南. 中国文化与汉英翻译[M]. 外文出版社, 2004.
[2] 陈德彰. 英汉翻译入门[M].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2005.
[3] 柯平. 英汉与汉英翻译教程[M].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3.
[4] 钱歌川. 翻译的技巧[M]. 商务出版社, 1981.
[5] 崔长青, 张碧竹. 翻译的要素[M]. 苏州大学出版社, 2007.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论文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lunwenku.com/yingyu/3811/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论文库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