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哲学论文 浅析对黑格尔历史哲学的三重解构

浅析对黑格尔历史哲学的三重解构

浅析对黑格尔历史哲学的三重解构   上帝的死亡和理性的毁灭,让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黑格尔作为近代西方哲学史上的巨人,德国古典哲学的集大成者,在后现代语境中亦受到了…

浅析对黑格尔历史哲学的三重解构

 

上帝的死亡和理性的毁灭,让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黑格尔作为近代西方哲学史上的巨人,德国古典哲学的集大成者,在后现代语境中亦受到了质疑并成为了批判。黑格尔历史哲学以“先在的理念”为中心且依靠辩证法建立起来,并认为历史的发展过程是“世界理性”的自我实现过程,将人类历史的发展囊括于他庞大的哲学体系中。但由于黑格尔历史哲学自身的缺陷,在它诞生以后便受到了抵制、质疑。在整个20世纪特别是20世纪70年代以降,这种反叛的声音越来越强。笔者将其归结为三个方面:首先是与理性相对立的意志的反叛;其次是方法论上的批判;再次是叙事主义的转向。

 

一、意志的反叛

黑格尔历史哲学以“先在的理念”为中心,并依靠“正反合”的辩证法建构起来,德国古典哲学“擎理性之旗帜,唱自由之凯歌,肯定历史之进步,描绘历史之理念”的特点,在他手里达到最完备的形态。但是黑格尔历史哲学自诞生之日起就有其自身的缺陷,他把历史哲学凌驾于具体的历史研究之上、肆意剪裁历史事实使其符合历史哲学的先验图式的做法,终于招致了德国思想界的抵制。在黑格尔去世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不光对他的哲学体系,甚至也有人身的攻击,如死狗,诚然,历史哲学也受到了人们的冷遇。

二、方法论的批判

方法论的批判主要围绕着历史学科性质的讨论和科学方法。自十九世纪中叶始,历史哲学领域内部发生了一场重大的变革。历史哲学家们关注的对象不再是历史本身,不再孜孜以求地寻找历史规律、历史发展的模式,而是思考历史认识何以可能。自此,历史认识问题成为关注的重心,被推向前台,历史哲学家们集中讨论历史的学科性质、科学性及科学方法。兰克学派成为首倡的代表,它们标榜“客观主义”和“科学方法”。兰克是黑格尔同时代的人,亦是黑格尔在柏林大学的年轻同事,他虽未指名攻击黑格尔,但是以黑格尔为代表的传统历史哲学的追求和观点却成为了兰克批判的对象。他曾写道:”经常可以发现一种不成熟的.哲学与历史学的争论。他们从先天的思想推论出必然存在的东西,不管那些思想招致了多少怀疑,他们致力于在世界历史中重新发现它们。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从无限多的事实中筛选出那些似乎能够证明这些思想的事实。

三、叙事主义的转向

20世纪70年代以降,发韧于哲学领域的语言学转向,开始对历史学界产生影响。西方史学家不约而同地对历史文本、话语等语言现象发生了兴趣。海登·怀特于一九七三年发表饥史学,这一事件标志着历史哲学的“语言学转向”。同时他进一步指出,由于这一转向,有关历史研究性质的关键问题从历史学是不是科学转变为历史学是不是小说了。换言之,历史叙事的“诗学”成为研讨的中心问题。史学家们将研究的重心转向历史著作中的“诗学”维度,如海登·怀特和杰姆逊不约而同地研究了历史著作中的比喻法问题。海登·怀特在翻史的重负中的历史文本分析理论,他把历史叙事看作是再现世界的唯一可能的方式,并在语言学和修辞学的基础上,对叙事所采用的传达叙述者意图的手法进行了深入分析,结果他发现决定历史解释的最重要因素是文本中隐喻的丰富程度。罗兰·巴尔特通过对历史话语的结构分析,抹平了历史语言和小说语言之间的区别。在德里达那里,“文本之外再无世界”,语言本身就是一种结构,我们透过这种结构在理解整个世界。

四、结语

黑格尔历史哲学在后现代浪潮的影响下日趋式微,其坚定的历史进程必然迈向同一理念的信念亦日趋减弱,这是历史发展的趋势,亦是时代的一种表征;但是三重解构批判的靶子都集中在黑格尔历史哲学上,这也再次间接证明了黑格尔哲学及历史哲学在哲学中不可替代的地位。在历史哲学领域中要想前进,黑格尔历史哲学始终是无法绕开的桥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论文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lunwenku.com/zhexue/2029/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论文库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